卡因

高三毕业,打工中,更新随缘
目前凹凸all金,宝国冬巡组,全职all叶,其实还有很多喜欢的cp但是写不了呜呜呜呜,文笔渣……
正在成仙的道路上努力!!总有一天要成为很厉害的神仙!!

爱好比较广泛吧……偶尔想着跳个宅舞出个cos什么的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技能😂😂
喜欢打dnf!!!!!
我永远喜欢霜月隼!!!!

扩列1097217843 希望可以和很多天使们一起玩希望有很多人能理理我呜呜呜呜😭😭😭

【all金】同居三十题(02)

★为了练习日常,很作死的写了同居三十题……
★ooc注意!!
★这次带来的是第四题和第一题!cp是安金和嘉金!
★感谢继续看下去的各位!

【安金】起床气

  天气转凉,雨水打散了空气中躁动的气氛,但是潮湿的气味也并不是适合每一个躁动不安的人。

  “阿——嚏!”因为窗户没有关严而越来越浓重的水汽味道让金的鼻子一下子放松警惕没能刹住车。后知后觉的金,一个劲的捂着嘴,眼神写满紧张,不断的偷瞄房间中央的床铺——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床铺上不省人事的某人。

  昏迷中的青年裸着上身,肌肉线条清晰流畅却又不夸张的腹部被人仔细的缠上了好几层不薄的纱布,却还是隐隐约约透出一点暗红的痕迹,绝不是什么小伤。伤痛显然又给他带来了高烧的折磨,脸颊上是病态的潮红,嘴唇却又因为失血而变得惨白。

  金思索再三,看着昏迷中仍然紧锁着眉头的对方,还是轻声走了过去。人是自己拖回来的,总不能就这么干撂着,还是先看看烧退了没……

  他俯低身子,微凉的手掌触到对方滚烫的额头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果然还是先去……突然一股强劲的力道阻止了他的离开。

  安迷修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平日里好看的翠色眸子里布着血丝,温和有礼的表情也完全不见了踪迹,只有紧锁的眉头和微带些阴霾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安迷修】的翻面。

  他慢慢摩挲着金的手腕,以一种无法拒绝的力道,金挣扎着想要抽出手腕,换来的也只是一道又一道的红痕。安迷修的心情看起来更不好了,索性直接用力一拽,把对方整个人带倒在柔软的床铺里,接着就扣住了对方的脖颈。

  金狠狠地撞上安迷修的额头,抱着也许对方能够清醒一点的幼稚想法:“安迷修!!你你清醒一点!!你睁眼看看我是谁!!”
  是的,对方的动作的确是停下了。

  安迷修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倒在了金的身边,他死死地抱着对方,他说,

  金,别走。

【嘉金】相拥而眠

  当嘉德罗斯开始打他的第七个哈欠时,金还是忍不住劝他去睡觉了。果然还是小孩子,他这么想,当然给他十倍的胆子他也不敢讲出来,只能暗搓搓的在心里吐槽一下。

  “嘉德罗斯……你先去睡吧,我大概还有半个小时,你要是撑不住了就先去……”“谁撑不住了!”嘉德罗斯不耐烦地吼了一句。完了,这位大爷最听不得别人这样讲了。金不敢再说话,生怕这小霸王大半夜的再把家给拆了,自己还是赶紧完事睡觉去吧……

  然而当他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屏幕上时,一只肉乎乎的手按到了键盘上,然后他看见他正操纵着的人物一个箭步蹿进了水里(遇水即融?)

  很好,他还没存档。:)
  ……
  好个屁!“嘉德罗斯!!你干什么!!”金难得的发火了,这下连嘉德罗斯都难得的有点慌,“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会这样啊!!”或许是觉得这么做不符合自己高大上的人设,他又拔高了音量,“还不是因为你不睡觉!”

  “行!你还有理了!”金唰地就站起来,顺带推了对方一把,“你今天!自己睡吧!”然后抬脚就往外走。

  只不过走出去三步都不到就被按在了床上。吊车尾和大赛第一的差距就这样残酷的显了出来。

  无力反抗让金稍稍有些恼火:“嘉德罗斯!你给我松手!!你——唔!!!”嘉德罗斯熟练的撬开对方的齿关,对他进行更深的压迫。金被搅的有些神志不清,被动的感受着胸腔里越来越少的空气。

  嘉德罗斯直起腰来冷冷的看着金,唇上还残留着一丝血痕,他紧盯着狼狈不堪的对方:“说啊?你还想去哪?嗯?”他的眼神又转到对方纤细的脖颈上,以一种看似温柔却又令人紧张的力度摩挲着,“还是说……你想要一条锁链吗?”

  他伸手环住对方的腰,阻挡住他全部的视线,最后不满地轻哼一下:“现在,睡觉。”

  【另外,你哪都别想去。】

END

结果一点都不日常……

评论(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