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高三使我秃头

高三狗,更新随缘
目前凹凸all金,宝国冬巡组,全职all叶,其实还有很多喜欢的cp但是写不了呜呜呜呜,文笔渣……
正在成仙的道路上努力!!总有一天要成为很厉害的神仙!!

爱好比较广泛吧……偶尔想着跳个宅舞出个cos什么的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技能😂😂
喜欢打dnf!!!!!
我永远喜欢霜月隼!!!!

扩列1097217843 希望可以和很多天使们一起玩希望有很多人能理理我呜呜呜呜😭😭😭

【瑞金/嘉金】灰烬(03)

★初次尝试哨向,不科学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ooc注意!!
★最近真的很忙😭😭😭
★这个点……应该没人看吧😂😂😂

  金再一次苍白着脸从训练室里走出来。
 
  这已经是开始训练的第三个月。某种意义上来说,金算得上是进步神速,只不过……只不过噪音室也太要人命了吧!!金哭丧着张脸,完了好想吐……

  等到洗过澡,金已经没什么力气去弄干头发了,任着发梢的水珠打湿床单。他摔进床铺,舒展着酸痛不已的肌肉——虽然是个向导,但是基本的体能训练也远不见得比普通哨兵少。当神智逐渐变得模糊不清起来,意识也逐渐远去时,终端突然响起的提示音吓的他猛一抬头——顶到了床板。“痛!!!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谁啊!!”他皱着眉打开终端,心想着要是再不调静音自己就别想睡了,直到他看见系统发来的公告。

  1125号A级向导金,请于明早六时到【提交处】领取本次任务。

  !!!!!!!兴奋现在真的已经不是一种能够用言语表达的简单情绪了,像是有无数朵烛火在血管里炸裂开来,在耳边发出残余的欢呼。战场,年轻的战士全身血液向往的地方,金也不例外。

  第二天。

  里面似乎有人争吵,金趴在门上,但单向的玻璃让他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后来大门突如其来的开启狠狠地伤害了金的鼻子。慌慌张张地一下蹿了进去。此时他才看见自己的人物搭档——一位黑发的女性哨兵。

  女孩子!!!!金感觉自己几乎要留下泪来,要知道自己来了这么长时间见到的除了糙汉子还是糙汉子,上次唯一见到的一位女性向导还不是本塔的……他盘算着想要来个自我介绍顺带给对方留个好印象为以后可能会出现的“发展”机遇做个准备,结果对方先开了腔。

  只不过可能语气不太友善。“我说过我不和软蛋组队,”她回头瞟了一眼发愣的金,“先不说这次任务,连那个排名第二的面瘫都被抬回来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

  “行了,”负责人抬手揉了揉眉心,很不耐的直接无视了对方的抱怨,“任务已经发到你们的终端上了。”

  “你!”对方的怒气值显然已经到了爆炸边缘,“跟上!”“哦哦!”

  一路上,气氛完全算不上融洽,但是凭着金多年锻炼下来散讲的功夫,凯莉也明显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但是就在下一个拐角——等等……终于让我逮到了!上次那个乱发脾气的人!金作势就要冲出去,结果又被凯莉揪着帽子带到了另一条路上。“你……不认识他?”凯莉的神色已经谈不上奇怪了。“不就是个哨兵吗??”金一心都是刚才错失的良机,有些懊悔的调整着帽子。

  “哦?怪不得,原来连处刑者都不认识,也许”像是想到了什么极其可笑的事情,“也许等到你犯了错,被那家伙一下子烧成灰了,才会知道痛吧?——喂!这里是治疗区!别乱跑!”

  其实金压根就没有听对方的最后那几句话,只知道一直往前奔去,他不可能看错,因为那是——

  【格瑞】

  对方听见他的声音回过头来,找了这么多年的人就这么出现在眼前,让金有一种莫名的泄气感。

  但是万事永远不会和他所想并行。他简直不敢相信,对面站着的是他曾经那么熟悉的发小。

  金能忘得了任何感觉,唯独忘不了寒冷。又好像回到了登格鲁星的那个寒冬,格瑞用没有受伤的那支胳膊环着自己因高烧而滚烫的身体,血稍稍有些止不住地滴落在自己的脸颊上。那是金,第一次真正懂得了【寒冷】的含义。

  就像是有一把冰刃,准确地刺进心脏,从身体内部开始感到寒冷,人虽然站着,其实已经被击倒了。没错,对面站着的人的的确确是格瑞,但眼神冷的可怕,让金有一种自己恍惚回到了那个严冬的错觉。

  金清晰地听见格瑞吐出的那几个字。

  他说,给我离开。

  TBC

  感觉很久没有认真写过东西了😂😂😂 @大饼批发 溜了溜了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