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

大一新生,忙碌
目前凹凸all金,宝国冬巡组,全职all叶,其实还有很多喜欢的cp但是写不了呜呜呜呜,文笔渣……
正在成仙的道路上努力!!总有一天要成为很厉害的神仙!!

爱好比较广泛吧……偶尔想着跳个宅舞出个cos什么的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技能😂😂
喜欢打dnf!!!!!
我永远喜欢霜月隼!!!!

扩列1097217843 希望可以和很多天使们一起玩希望有很多人能理理我呜呜呜呜😭😭😭

【瑞金/嘉金】灰烬(02)

★初次尝试哨向,不科学地方还请多包涵

★人物ooc注意

★这章嘉德罗斯和格瑞总算是出场了呜呜呜

★这章质量可能不是很好...很对不起我没时间改了呜呜呜

★ 一不小心过了十二点了...悄悄再说一句金生日快乐!






“金,我可以进来吗?”

 

   WTF????金吓得一个手抖,差点把镜子砸地上,他赶紧伸手胡乱抹掉了脸上的泪水,赤着脚蹦下床跑去开门。

   门外的是丹尼尔。“看来你恢复的不错,昨天的测试他们擅自加大了力度,在此我替他们向你道歉,你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没没没,不用道歉啦,其实也就是当时难受了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啦。”金突然接到这样的道歉,心里的怨气其实也消得差不多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

 “对了,金,对于昨天的测试有一个好消息,”丹尼尔看到金一下子亮起来的眼神,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的精神力数值是全塔,不,应该是塔建立以来出现的最高纪录。”

   “真...真的吗??”金因为不敢相信而稍稍瞪大了眼睛,声音轻微颤抖透露出他的兴奋,“我能成为最棒的向导吗??”“如果你正确的去使用这份力量,相信一定会的。”丹尼尔看着金背后几乎要具现化的尾巴,强忍住笑意继续讲了下去:“首先,还是先和你的老师打个招呼吧。另外,你的课程会从今天开始,三个月后会按照你的训练情况给你安排任务,那么,我先走一步,失陪了。”“嗯!!!谢谢您!!!”

 

   “额...你...你好。”金到这时候才发现,边上还站了个人。“呜哇---------吓...吓我一跳!!”对方也显然被金这么大的反应吓到,略有些紧张地推了推眼镜,但还是很快恢复了镇定。

   “我是紫堂幻,负责你的向导基础课程,金...”“那要叫老师吗??”

   紫堂幻略有些无奈,毕竟担任课程以来,也没有人愿意叫他老师,没想到还是这种天赋高人一等的家伙提了出来,“还是算了吧,我先带你去练习室...”去练习室的路上,金不断地抛出各种甚至奇葩的问题,但紫堂并没有嫌他聒噪,毕竟从线上退下来后,已经没有人这么愿意跟他聊天了。

 

   塔的规模不大,但能进去的必定都是精英,所以内部结构实在算得上是精密,走着走着,人丢了也是正常的事...所以...人呢??

   紫堂虽然觉得自己运气一向不太好,也不至于这么差吧??新人才来一天就被自己弄丢了?他一边擦着额上的冷汗,一边祈祷,可千万别让金遇上那个人,要是...

 

   他看见了金。少年静静地站在玻璃窗前,指尖轻轻的触碰着冰冷的玻璃。房间里类似于火光的橙色光焰映的少年干净的面庞微微发亮,眼瞳像是神秘的深海镀上了一层散发金芒的细粉,微微垂下的眼帘让他看起来没有平常那样躁动不安。每一处线条都被清晰地刻画出,令人意外的感受到,他原来是这么的脆弱并且消瘦,微垂的嘴角让他的眼神看起来也格外压抑,就像风雨刚息的远海,将晴未晴,略略阴沉。

 

  【谁知道风雨何时再起呢?】

 

   紫堂走过去,从背后伸手遮断了金的视线。少年忽的转头,直直的撞上他的视线:“为什么。”“这...”“难道有什么比活着还重要吗?那这些人,他们...凭什么被剥夺生存的权利...我不明白。”眼前的少年倔强的抬着头,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紫堂叹了口气,伸手拽住对方的手腕,抬头向房间里看了眼,总之还是先离开,免得......

 

  呯。门从里面被人暴力的一脚踹开。

 

  免得碰上最不好招惹的人。

 

   “啧,到处都是废物,”伴随着硝烟味道传出来一道略显傲慢的声音,但它的主人显然心情很是不好,“赶紧滚开,你们还没资格挡我的路。”

   金循着声音抬起头来,对方并不友善的眼神看得他背后直发毛,像被狮子盯上的猎物。对方微微蹙起了眉头,鎏金色的眼瞳,脸颊上有一颗黑色的星星。他环抱着手臂,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盯着金。

   切!脸上搞文身了不起吗!?怕你一样的!金不甘示弱的回瞪,结果反倒是对方先沉不住气。“不过是个向导,”他的声音好像还略微夹杂了些鼻音,伸出手,轻轻向下勾了勾挡住下巴的宽大围巾,“弱者,别浪费我的时间。”

 

   “你!紫堂你别拉我!别拉......”少年清亮的声音消失在走廊尽头。嘉德罗斯又把围巾扯了回去,向相反的方向离开。吵死了,这是他对刚才那个向导的唯一印象。

 

   【这就是嘉德罗斯和金,最为糟糕的初次见面。】

 

 

   “紫堂松手松手!痛-------”金活动着终于得到释放的手腕,“怎么不让我教训一下刚才那个金毛啊,哪有这么讲话的......”

   “金,你记住,在这里你招惹谁都不能招惹刚才那个人。”“为什么?”紫堂替这个简直不要命的小向导叹了口气,“他叫嘉德罗斯,塔内首席的黑暗哨兵。”“黑暗哨兵...是什么啊??”金挑起眉,不解的看着对方。“就是任何地方都不需要向导辅助的哨兵,自控力极强,甚至不需要精神疏导,再加上他本身战斗力就极强,在上次的排位赛里排到了第一,这种情况,应该也只有排名第二的...”

 

   “排位赛?紫堂,那你...认识格瑞吗??”

 

 

   

     A城,B级病毒区。

 

   “小心!!”

   银发青年猛地偏头,抬脚踹向迎面猛扑过来的形容怪异的生物的腿窝,接着抽出别在后腰的枪,三声枪响。

   他皱起眉,用指腹拭去脸颊上多出的黑色血迹。

   “哇塞,吓了我一跳,格瑞你没事吧?”队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没事,”他简短地回答,抬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重新收起武器,“这里清理完了,回去吧。”

   格瑞转身,靴子在雪地里只发出了一点低微的声响。

 

   【刚才那是......金的声音??】


TBC


这个星期事情发生的有点多...总之以后可能不会更新更得很勤...感觉对不起各位...小小的犹豫一下下个星期要更哨向还是同居三十题...要不您决定? @大饼批发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