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高三使我秃头

高三狗,更新随缘
目前凹凸all金,宝国冬巡组,全职all叶,其实还有很多喜欢的cp但是写不了呜呜呜呜,文笔渣……
正在成仙的道路上努力!!总有一天要成为很厉害的神仙!!

爱好比较广泛吧……偶尔想着跳个宅舞出个cos什么的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技能😂😂
喜欢打dnf!!!!!
我永远喜欢霜月隼!!!!

扩列1097217843 希望可以和很多天使们一起玩希望有很多人能理理我呜呜呜呜😭😭😭

【瑞金/安金】空白(下)

★主瑞金,略有安金成分,注意避雷

★暴风ooc注意,安哥好像被我写的有点黑?

★有年龄操作注意

★我没有食言!明天还没到!五百年了!我发糖了!

★感谢能够看下去的各位!

     在那以后,那人总是来探望金,然而金仍是找不到半点与他相关的记忆,总是单方面接受来自对方的善意让他稍稍感到羞愧,但他依旧期待着对方的到来,每一天。

  “你小子怎么跟谈恋爱了一样,是谁这么惨,被你看上了?”凯莉坐在窗台上,瞥了一眼一大早起来找围巾的金,抽出了嘴里叼着的糖棍。 “什什什什什么??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手上还掩饰般做了一个tan90°的动作。

    凯莉用手里的棍子隔空指了指金,恨不得敲在他的头上:“我劝你,还是别装了啊,也不照照镜子,明显就是心.里.有.鬼,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好伐?”

   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沉默后,金还是心痛的走上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条不归路:“他对我特别好...”“等等等等,我先问个问题,男的女的。”“...男的。”凯莉单手捂脸,另一只手向他摇了摇,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行,你继续吧。”

   听完金长达半个小时的bb之后凯莉把糖棍准确地投进了床边的垃圾桶,托着腮翻了个白眼:“那你到底告不告白?”
    金像只淋了雨的小狗,哀哀的耷拉着脑袋:“...我不知道...但”“喂喂喂,有什么好扭捏的,跟个女孩子一样,喜欢还不去告白,留着过年吗?” “我...我再想想吧。”“真是的,我可没那个闲工夫跟你瞎耗,本小姐可是很忙的,再见啦。”她轻松地跳下窗台,向门口走去,伸手推门时却没想到有人抢先在外面拧动了门把手。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苍白却有力,她顺着手向上看去。

   金从后面的房间里悄悄探出头来,看清楚站在门前的人之后,又急急的跑了出来:“格瑞!我们走吧?”他自然的牵上对方的手腕,接而又看到还愣在房间门口的凯莉,“凯莉,我先走啦?”然后就被格瑞牵着离开了楼层。
    此时凯莉的心情无法描述,该死,她早该想到的,是格瑞!他回来做什么?要是金......

 

   冬日的早晨再次难得的放了晴,金打了个哈欠,热气蒸腾在干冷的空气里,即使防寒措施做的再到位仍避免不了手要被冻成两条红萝卜的命运。

  “手套呢?”“额...我这不是不方便嘛,所以...我就...没带...”金的声音越来越小,完了这下要挨批,他这么想。但是喜欢作死的性格却让他一下子没刹住,又加了一句:“再说,你不是也没带嘛。”这次难得的格瑞没训他,只是叹了口气,拽过他的手自然地揣到了自己的风衣口袋里。

    金被堵得无话可说,只觉得心脏在疯狂的跳动着,耳边都是猛烈的心跳声,但他还是强忍住差一点脱口而出的话语。
     千万别冲动啊!!!他这么警告自己,却还是偷偷一点一点地勾住了格瑞的手指。
    金很迅速的抬头瞟了一眼,等等,好像没看清?那...再看一次?他又抬起了头,却看到对方微微翘起的嘴角。 偷看被逮个正着,金有些气恼地转过头,不再去看他。
  “金,别傻了。”“我哪有!”他转头想瞪格瑞,却又一次直愣愣的撞进了对方的视线。

  【啊,中计了,金这么想。】

   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阳光映的他们交叠的脸虚幻却又真实。片刻后,金略有些狼狈的别开脸,闷闷地说让格瑞先走,格瑞无奈的把手伸进口袋,转而向街对面的咖啡馆走去。

   金看着他渐远的背影,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话说回来,从刚才开始,这里就莫名的熟悉??
    他闭上眼睛,当时......应该是这样的?下雪了...他坐在那边的长椅上,手里握着一杯热咖啡,围着灰色的围巾,边上坐着...谁?到底是谁??
     金皱着眉睁开眼,果然还是想不起来。他沮丧地踢了踢脚前的易拉罐,却发现鞋带散开了,于是他俯下身去。

   就在他俯下身去的一瞬间,后颈忽的传来了钻心的疼痛,像是要将他的骨头抽离一般的疼痛。金捂住后颈,摸了摸,然后又把手在眼前摊开,奇怪,什么也没有啊?
    他突然接住了不知名的殷红液体,一滴,两滴。身体变得万分轻松,他轻松地往前倒去。

 

 

  这大概是一个相当漫长的梦。金坐在一张沙发上,对面的电视在漆黑的房间里发出幽暗的光。

  但电视也并未在播放任何节目,只是在重复着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一个除了发色和瞳色长得与他十分相似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金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胸腔里传来的愤怒,“他”肆无忌惮的破坏着眼前的一切,肆无忌惮的收割着能够触及的生命。而金依旧坐在沙发上冷眼旁观,因为

【这不是他】

 金这么想。知道“他”拾起刀,大笑着跌跌撞撞地向格瑞跑去。

 住手。

 刀具刺进肉体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连自己的手上都出现了斑斑血迹。

住手。

 血迹还在不断增加,从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手中的刀上缓缓滑落。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呢?因为啊

【他们本来就是一体啊】

 金跌跌撞撞的从沙发上滚落下来,但他做什么都没用,无论是用手用脚,甚至用刀,都无法破坏那台荒唐的电视机分毫,滚烫的液体让冰冷的血迹变得温热。
 
“他”大笑,他大哭。

 最后金靠着那台荒唐的电视机睡着了,尖刀安静地沉睡在他的胸口。

【今天的节目播完了,嘘,别吵醒他,嘘......】

 

 

    “啊...头...嘶...好疼。”金摸着后脑勺想从床上坐起。“金,别乱动,你昏迷了一天了。”“诶?安医生?我...我怎么了?” 安迷修叹了口气:“金,我说过多少次了,你身体还没好透,别到处乱跑。你现在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我感觉脑子里闪过了好多片段,我看见有一个很像我的人...在伤害格瑞...那些记忆像是我的,又不像是我的,我...我不知道...但...”
    “没事的,金,这只是小小的术后后遗症引发的幻觉,只要在做一个小小的手术就能痊愈了,好吗?”安迷修扬起了微笑,湖绿色的眸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迷人,金只觉得安迷修的笑容给了他无尽的力量与勇气,自己简直要沉溺在那一方浅浅的翠色里。

    “那么,在这签字吧。”安迷修放大了笑容,如同引诱。“嗯!谢谢你安医生!”“不用,叫我安迷修就好。”

【这样的话,你就能留在我身边对吧,金?】

 

 他于空白中重生。

 

 

“那个...你是我的谁吗?”金有些奇怪的看着对面从未见过的人,“抱歉,因为手术,我忘了很多事情,而且我明天就要离开了,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啦!”

“...你要走了?”金微微皱着眉避开了对方突然伸过来的手,“是的。”“...那再见。”“再见。”

 奇怪的人。

 

第二天下起了小雪。金特别兴奋,扯着安迷修的袖子,不断催促着,安迷修无奈的拽过他的手:“金你慢点,行李别掉了。”

    等到好不容易上了车,金整个人都黏在车窗上,安迷修也就随着他去了。路边的小公园真是特别的好看,要不是忙着赶路,金还是很想下去逛一逛的。

    等等,好像有个人坐在最外面的那张长椅上?金伸手去揉眼睛,却揉下了满手的泪水,诶?哭了?他手忙脚乱的抹去自己的泪水,却发现根本就止不住。
    金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窗外任着泪水滴落在座椅上。“金?怎么了?”安迷修递过去两张面纸,却被金一下子打开了手。
  “...开门。”“什么?”“开门!开门!!!让我走啊!”他愣住了,趁着他愣神的当,金开了门跌跌撞撞地就向马路对面跑去。

【安迷修楞楞地看着那个少年跑出了他的视野,也离开了他的心。】

  
是吗...我还是输了啊...

 

  金几次险些被车撞到后,总算是到达了他的目的地,他用力的咬着下唇,不再让眼泪落下来:“格瑞...我回来了。”

  对面的人围了一条灰色的围巾,看起来很温暖。

“啊,我在。”

END

哇心好累,之前发生的事情好多,一模总算考的没有太差,之前运动会八百米跑的太慢太丢人,所以很作死的改成了一千五【越来越不懂自己,算了好歹不是垫底,最近沉迷刺客信条无法自拔... @飞行系印度饼SOP 您看我没有食言吧...

评论(1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