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秃头老咸鱼

这里卡因,是一条咸鱼【躺
拜托有没有天使来点文呜呜呜
想要和很多天使一起玩呜呜呜
目前只学会用脚写文,喜欢划水和咸鱼【啥
目前只写凹凸金受相关,虽然还有很多喜欢的cp但是写不来😂😂😂
……想飙车🚗
扩列
QQ1097217843

【瑞金】空白(上)

★瑞金,后期可能有一点点安金?ooc注意

★考试之前的苟延残喘,所以只来得及写了上篇

★金失忆设定

★再次ooc注意,灵感来自心做し

★感谢看下去的天使们!


  【如果将一切舍弃的话,笑着活下去这样的事就会变得简单吗。】

 

  他于空白中重生。

 

  醒了。金睁开眼睛,纯白的天花板晃的他眼睛生疼,眯着眼好一会才算是勉强适应了光线。扶着床边的扶手坐起,却在后背靠到床头的时候,感应到后脑一阵撕裂般的痛。晕眩感和痛感一鼓作气涌上来,整个世界都在旋转、颠倒。他再次无力的摔进柔软的床铺。

  我这是怎么了?这是哪?发生了什么?他不停地询问自己,但记忆像是被牢牢上了锁,一片空白。是谁的恶作剧吗?

  门开了,身着护士服的女人走了进来,手里端着装满瓶瓶罐罐的托盘:“109号床,该吃药了。”“那个…我发生什么了吗?”对方算是安抚性的对他笑了一下:“安医生说你的手术很成功,头晕头痛是正常现象,不用担心。”

  【哦,原来我是病了。】

  即使对于自己什么也无法想起的状态存有万般疑惑,在看过手术同意书上自己亲手签下的大名后,金也打消了心中的疑惑。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照的人暖融融的,金换了个方向,趴在床头盯着护士刚摘来还带着露水的花发呆,他还没有被允许离开病房,因此他最近对外的认知也被局限在这小小的一方窗户里。说实在的他想不起来任何事情,甚至对于自己为什么要做手术这种事情也忘的一干二净。

  简直就像失忆。

  勉强能够想起来的事情也变得扭曲,记忆里他总是一个人做着两个人的事,但他的身边都只一片空白,他朋友不多,那是谁?就好像有人从他的灵魂里抽走了某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那是谁?

  啊…头痛…金在床上打了个滚,盯着窗外那朵很像箭头的云,开始策划他的第七次出逃。

  他熟门熟路的从衣柜里翻出他常穿的那套衣服,换上,再戴上他最喜欢的那顶帽子,最后摸出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很好,伪装get。他紧接着悄悄摸到门边,就着门上的小玻璃往外看,没人在,很好,机会get。

  金兴奋的拉开门:“我终于出来啦---------唔啊啊啊啊!”惊喜变成了惊吓。当金拉开门的时候,正巧有人从转角不声不响的冒出头来,登时感觉自己的头被吓得又隐隐作痛起来。他小声的嘀咕了两句,想抬头道歉的时候,看到对方已经拉开了身后的门,搞不好是新来的医生?被抓就惨了!金赶紧一把拽住了对方的手腕,但又觉得唐突就松开了手:“请问…你找谁?”对方没有开口,朝他好像是挑了一下眉,指了指门口标牌上登记的他的名字。“额…你找我有事?”对方突然伸出手来想要揭掉他的口罩,金条件反射地后退,奈何对方手速太快,已经先一步摘掉了他的口罩。

  格瑞终于再次见到了他。金比印象中消瘦了很多,脸色苍白,眉毛有些耷拉着,但眼里仍藏不住雀跃的神采。但是,

  【他不认识自己了】

  “金……”“啊!又是你!109号床的是吧,又想跑!安医生都说过了你还不能自己外出的!还不快进去!啊,这位先生,您是来看他的吧,进去吧。”半路杀出的小护士把金在门口堵了个正着,也打断了格瑞的话,开始不停地数落起金来,一边喋喋不休一边把他们俩都撵进了病房。

  小护士走了,病房很快安静下来,金坐在床沿晃荡着双腿,为自己破产的第七次出逃计划感到惋惜,显然把站在对面的这位忘到了脑后。“你…”格瑞觉得自己的声音变得奇怪,吐字变得格外艰难,“你不记得我了?”他只觉得对方的每一个动作都变得无限漫长。金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听到这种问题了,他熟练的低下头,拨弄着手指,含混不清的说:“抱歉,手术之后我忘了很多事情,你大概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吧,忘了这么多事,我也不想的…抱歉…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结果他半天都没有得到回应,安静的像是在和空气对话,金偷偷的抬头瞟了一眼,却发现对方居然就这么一直盯着他。不会是生气了吧???这人这么难应付的?完了完了,看起来冷冰冰超不好惹的啊,我为什么会认识这种人啊?金在心里疯狂os着,希望能找到什么紧急对策。但是对策还没找到,就听见了对方逼近的脚步声。

  金紧紧地闭上眼,什么柔软的东西缠上了他的脖子,他把眼睛睁开一道缝。

  那是一条灰色的围巾。

  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医生说你还不能单独外出,别乱跑,这又不是小事。”他俯身给金系上围巾,就转身准备离开。拧开门把手的时候,他没回头,说了一句外面下雪了。金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份突如其来的善意,很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围巾,像一只土拨鼠,低声说了句谢谢。结果也是半天都没有回应,走…走了?他放心的抬起头来。

  然后猝不及防的撞进一片暗紫里。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视】

 

  直到对方离开,金都呆呆的坐在那里没有动,他后知后觉的再次把头埋进围巾,在床上打了个滚,耳尖染上了可疑的红色。

  他的眼睛…真好看啊…

 

  格瑞站在医院门口,皱着眉,金突如其来的失忆让他感到疑惑。天气很冷,他裹紧风衣,走进了雪里,手臂上的伤口隐隐作痛。

  

TBC



溜了溜了,考试了,各位再见,我爱你们! @飞行系印度饼SOP 您猜这次是糖还是刀?

评论(1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