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老咸鱼

这里卡因,是一条写文没人看的咸鱼【躺,目前只学会用脚写文,喜欢划水和咸鱼【啥
食我刀片!!
那个……有没有人来陪我玩啊…… QQ1097217843

【瑞金】红与黑

★ooc注意!!

★设定奇怪系列,蝴蝶瑞×玫瑰金(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再次暴风ooc注意……这次我自己都觉得辣眼睛【抹泪。感觉会没人看【抹泪

★感谢能够接着看下去的各位!!

★是刀。 @飞行系印度饼SOP 快点过来吃刀。

  金是一朵花。

  在他能够看到一切之前,他一直都在想象自己能够是什么颜色。他曾希望自己能够是一朵金色的向日葵,像他的名字一样,又或者是一朵蓝色的桔梗,他最喜欢的颜色。但事实却与他的心愿相违。

  【他是一朵玫瑰,火红色的玫瑰。】

  金从未感到过失望,红色是多么夺目的颜色,他想要成为中心,想要更多的目光,红色再适合不过了。这一切都是格瑞告诉他的。格瑞是只蝴蝶,一只纯黑色的蝴蝶,翅膀上生着几乎无法察觉的暗纹,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黑色也曾是金向往的颜色,他向往那种颜色里蕴含的神秘感,就像格瑞一样神秘,金不知他来往何方,也不知他的过往。在他的记忆中,当他作为一朵玫瑰诞生的时候,格瑞就乘着风,轻轻地落在自己最顶端那片还沾着露水的花瓣上,拍打了两下翅膀。

  就像现在这样。

  “格瑞!!你终于来了啊,我等了好----久哦,无聊死了,今天外面也有发生什么事吗?”金拼命的摇晃自己的枝干,险些将落在最上面的格瑞晃下来,看起来又几乎要把自己拦腰折断,看的隔壁的蔷薇也替他捏了把汗。“没什么,今天那两个人来过了?”他一如既往的寡言。“哦哦,他们今天没来诶,可能只是跟你一样来迟了吧?哈哈。”

  那两个人,金也忘了什么时候开始的,近乎每天都来,真不知道他们来这种小山谷有什么好看的,其中一个金发蓝眸,总是嘻嘻哈哈的,金不止一次的想,如果自己能够作为人类而存在的话,一定也跟他很像吧?只可惜,他是朵花啊。

  另一人银发紫眸,总是冷着张脸,话很少,搞的金第一次见他就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格瑞格瑞!看那个人跟你是不是很像啊?”“别傻了。”“哪里,分明就是嘛,如果你是人类的话,肯定就跟他很像啊!”即使遭到否定,金还是一如既往地诉说自己对人类的向往,热情没有丝毫的减退。

  【只可惜,他是朵玫瑰啊。】

 

  天空开始一点点的由金转红,格瑞走了,留下金独自叽叽喳喳:“真好啊,我也想像格瑞那样自由啊…”隔壁的蔷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得了吧你,我看你除了安安分分当朵花,别的什么都想当吧?”继而她又突然压低嗓音“我说你,就没觉得奇怪过吗?除了格瑞,你还见过其他纯黑色的蝴蝶吗?听说……听说黑色是来自地狱的颜色呐…”金愣了两秒,显然还没消化这句话的含义,但怕麻烦的性子让他难得的放弃了思考:“地狱?有格瑞和我在,地狱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啦!”蔷薇噤了声,不愿再跟他多说一句话。

 

 

  格瑞怎么今天也不来啊…难得是个大晴天,金挥动着叶子驱赶那些企图来啃他叶子的混蛋小瓢虫,露水折射阳光,熠熠生辉。无趣开始让他胡思乱想。昨天那两个人算是来了,但居然是错开时间来的,这还让他稍稍有点不习惯…啊对了!那个跟自己很像的人,好像…用人类的话来说,算是…哭了吧?怪不得要和同伴错开时间来呢,一定是吵架了吧?

  真希望他们快点和好啊…金略带惋惜地想。

  【不过,这种悲伤的事,一定不会发生在他和格瑞的身上,对吧?】

 

 

 

  暴风雨。

 

  狂风夹杂着草地上卷起的呼啸而来,身边的那朵蔷薇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短的哀嚎就不见了踪影。沉重的雨水让金几乎失去了对躯体的感知,他死死的压低着身体。狂风的间隙让他抬头喘息。…那是格瑞??

  一只纯黑的蝴蝶在雨幕间艰难穿行,几次都险些被刮走,金急得要命,却无能为力,他在雨中怒吼:“格瑞!!你别过来!快回去啊!回去---------”

  咔。

  【但他先一步终结了这可笑又愚蠢的生命。】

 

再醒来依旧是暴风雨。金强忍着疼痛,抬手擦了擦从额间缓缓渗出的液体。

手?他呆愣的望着双手。一滴,两滴。殷红的液体从他的视野之外落在他的掌心上,像露水。这倒是让他想起了自己作为一朵玫瑰的过往,他下一秒呆呆的被人扑倒在草地上,说是扑倒,其实也只是因为他没有支撑对方倒下身体的力气。金回抱着他的身体,对方渗出的血液很快打湿他的衣服,好温暖啊,金仰望着灰色的天空,纷乱的雨水打在他的脸上,甚至眼里。好熟悉啊,他顺着对方的脊背向上摸索,抚摸着那银白色的发丝。

【什么蝴蝶啊】

 

【他终于在大雨中忍不住痛哭起来】

 

旷野上,没人听得见他痛苦的声音,没人听见他的咆哮,金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格瑞的名字,直至那两个简单的字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他一次又一次的收紧手臂,紧紧地贴着格瑞冰冷的身体,期盼他的回应。

金停止了呜咽,格瑞无力的挪动着手臂,把手里紧紧攥着的东西塞到他的手里,掌心的血顺着滴到了他的手里,花杆上的尖刺连带着刺破了他的手掌。

【那是一朵玫瑰。血红色的玫瑰。】

花瓣上的血珠像是晨时的露水一样圆润,刺痛了他的眼眶,眼泪再一次无休止的溢出来,但是他没有选择让任何人看到,把头埋在格瑞的颈窝里呜咽,想要汲取最后一点温暖。

金把格瑞的身体靠在自己的身上,坐了起来,他收紧手指,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任由玫瑰上的尖刺在他的掌心留下更深的伤口。边上的水洼清晰地映出他狼狈且无力的面庞。金色和蓝色,两种他曾经最喜欢的颜色

它们悄悄地溜走了。

他的眼瞳里,是神秘的黑色。

【现在他们拥有同样的伤痕,和同样神秘的黑色。】

 

 雨仍没有停。

 

一只濒死的蝴蝶艰难的在雨幕中前行,跌跌撞撞的落在金右手无名指的最后一个指节上,很轻的扑了两下翅膀,不动了。

【那是一只纯黑的蝴蝶】

 

 

【这就是全部的故事了,一朵血红色的玫瑰和一只纯黑色的蝴蝶的过往。】

 

 

 

阴雨连连的小镇,总算是迎来了个难得的晴天,来往的人们都挂着温暖的笑容。小镇中心的许愿池边上围了很多人,有热情的镇民在招呼来往的游客许愿:“诶诶,年轻人,难得来一次,不许个愿吗?”见对方一副要掏硬币的样子,大叔又打断了对方的动作:“别急啊年轻人,我们镇的许愿池很灵验的,但要你投的不是硬币,而是你所珍惜的东西,相信你的愿望一定会被神实现的。”对方愣一下,紧接着又露出了笑容,然后动作很快的向水池里投了什么东西,就快步离开了。大叔见到对方离开,扭头往池里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唉,可惜了,这玫瑰开得多好啊。”

 

【鲜红的玫瑰在清澈的池底开得正盛。】

 

END

其实是去学校之前麒叁太太 @帕洛斯V 提出来的脑洞,恭喜太太千fo!!以后我也要天天吹太太!太太我爱您!!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