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老咸鱼

这里卡因,是一条写文没人看的咸鱼【躺,目前只学会用脚写文,喜欢划水和咸鱼【啥
食我刀片!!
那个……有没有人来陪我玩啊…… QQ1097217843

【嘉金/瑞金】我回来了

 ★突然觉得,即使外面因为什么事情搞得特别混乱,他们的日子还是要过的嘛,所以这次没有写什么正剧向,就写了点日常的相处吧...

★嘉金和瑞金,ooc注意

★您的糖请接收 @飞行系印度饼SOP 其实我个人并不觉得这算糖...

★没有文笔,流水账注意

★感谢继续看下去的天使们!我爱你们!


【瑞金】

“格------瑞!我回来啦!!”金迅速的蹬掉鞋子并带上门,第一时间让自己的声音传遍所有的角落。但并没有什么人回应他。

  “诶?难道是出门了?格瑞--------”金突然噤了声。

   格瑞靠在阳台的躺椅里,阖着眼,呼吸平稳,大概是刚洗完澡,平常总是打理的清爽利落的头发散了下来,湿漉漉的垂在脸颊两侧,发梢末端还滴着水,在衣服上落下了浅浅的阴影。养的猫趴在他的大腿上,肚皮一起一伏,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而格瑞的手还搭在猫的脊背上,明显入睡之前还在沉迷毛球无法自拔。

  什么嘛,之前还不让养,明明自己也这么喜欢,哼。金不满的撇撇嘴,坏心眼的把脸凑过去,准备吓吓格瑞。殊不知,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睁了开来,直直的盯着他看

  金有点心虚,恶作剧没成,还让人逮了个正着,他一边自以为不着痕迹的后退,一边打着哈哈:“那个格瑞你醒了吧,你先去吹头发吧,我…我去洗澡!”说完金转身就准备开溜,而对方的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他的身后,借着巧劲一推,金整个人向前扑去。

  但是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

  金的牙齿准确的磕上了格瑞的嘴唇,他听见对方很轻的‘嘶’了一声,赶紧攀着对方的肩膀站了起来。“格瑞?你没事吧?很痛吗?我…啊!格瑞快放我下来!!”话还没讲完,金就被格瑞先一步扣着腰扛了起来,羞耻感让他捂着发烫的脸不肯放开。而在这场混乱里,猫早早地逃开,躲在角落里看完了整场好戏。这时候,金总算知道为什么格瑞不允许他养这只猫了,这只猫,怎么长了一张嘲讽脸啊!?

  异样的感觉让他回过神来。格瑞的另一只手捉住了金的脚踝,顺着细瘦的小腿往上,在大腿中央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同时他与这种行为不符的清冷声音响起:“洗澡去。”

  今天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呢,金。

 

 

 

【嘉金】

  嘉德罗斯今天火气稍微有点大,路上遇到了两个胆敢挑衅他的杂鱼,虽然是不用动手就能解决的事,但是他就是不爽,没什么理由。啧,都是那家伙,今天居然不陪他出门,烦死了。

  他重重的甩上门,却没有人出来迎接他。嘉德罗斯皱皱眉,随手解下围巾扔在柜子上,向客厅走去。

  金大喇喇的躺在沙发上,头歪向一边,呼吸平稳。衣服因为乱动而稍稍向上翻起,露出一小截腰身。上次他大闹一通非要捡回来的猫趴在他的肚皮上,随着他的呼吸节奏一起一伏着。屋里没有开暖气,但午后的阳光穿透窗户驱散了所有的寒意,白色的墙纸被染成亮眼的暖橙色。

  蠢死了,都不嫌重的吗?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还是放轻了脚步,避开地上乱扔的衣物走了过去,他可没那个闲工夫吵醒了再哄人。当他坐下去的时候,猫先警觉的睁开了眼睛。本来就看这猫不爽,嘉德罗斯狠狠地瞪着那只活物,一人一猫无声的对峙着。当然,嘉德罗斯怎么可能败给一只小野猫呢?它悻悻的跳下了沙发。

  肚子上骤然减轻的重量让金清醒了一点,但也只有一点点。他迷迷糊糊的慢慢挪动身子,跪坐在沙发上,向对面的人扑过去。八爪鱼似的环住对方的脖子,然后又把头埋在嘉德罗斯的颈窝里胡乱蹭着,结果还是敌不过困意,连带着将对方也压倒在沙发上。

  嘉德罗斯听着金一边在他的颈窝里乱蹭,一边发出什么含混不清的声音。最后他不耐烦的按住金不安分的脑袋:“吵死了,睡觉。”

  然后金和午后的阳光让他也沉沉睡去。

END

啊...还是好ooc啊...学习掏空了我的身体...溜了溜了【躺

评论(1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