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秃头老咸鱼

这里卡因,是一条咸鱼【躺
拜托有没有天使来点文呜呜呜
想要和很多天使一起玩呜呜呜
目前只学会用脚写文,喜欢划水和咸鱼【啥
目前只写凹凸金受相关,虽然还有很多喜欢的cp但是写不来😂😂😂
……想飙车🚗
扩列
QQ1097217843

【瑞金】未完结

★ooc注意,这篇我真的感觉很奇怪

★极短的流水账,金作家设定

★雷慎!路人第一视角注意

★前段是没营养的流水账

★大概又是刀,感谢能够点进来的天使们



 今天刚进公司,我就明显的感到了气氛不对。

  问了下隔壁桌的同事,她说老板好像争取到了三天后金的专访机会……

  什么??金??老板原来这么6的吗?这都能争取到?要知道那位虽然写了十来年的书,人气超高,但是参加活动的次数少之又少…可怕的是,我被安排为金的专访记者…【微笑

  我现在很绝望的在老板办公室里看资料…虽然金其实已经算得上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了,但真正了解他的人并不多,惭愧的说,我对他本人的印象其实挺淡薄的,因为他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次数实在太少了,另外听说他好像还参加过十几年前的凹凸大赛?真是可怕。

 

  照片一看,金本人长得比同龄人明显要年轻些,这人真的快三十了吗,长得这么嫩,跟刚毕业的大学生也没什么两样嘛。照片上的人,很显眼的金发,脸上总是挂着与之相称的笑容,但不知道为什么硬生生让我看出几分压抑的味道来。

  第二天。“小X!你要的照片。”我道过谢伸手把照片接过来,这张照片是最近网上扒出来的,据说是金十几年前参加凹凸大赛时拍的,不过,这么一看,应该是本人没错吧。照片上的少年笑得十分灿烂,比现在多了几分活力,对着镜头比着‘V’字,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右手明显勾着什么人的脖子,但是照片大半张都被截去了,只隐约看得见几缕银白色的发丝。是时间太长的缘故吧,实在可惜,我想。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

  我现在站在金的休息室门口,差不多快被自己逼疯了,我第一次面对这种大作家啊啊啊啊啊啊啊!超怕的啊啊啊啊!要是说错话怎么办!

  正当我想用脑袋去撞墙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我失礼的动作。“那个……你站在这里有事吗?”我没敢回头:“那个…我是专访的记者…是来跟金老师对问题的…”“找金?我就是啊。”诶诶诶诶诶诶!我猛地转过头去。他本人看上去居然要比照片上还年轻几分,说好的大作家气场呢?这么平易近人的吗?但是吐槽归吐槽,我还是安分的跟着他进了休息室。

  对完几个关于新书的问题后,我深吸了一口气:“金老师,接下来的问题大部分会涉及您的个人隐私,稍微会比较敏感…如果您感觉不能接受的话…我们会在后面的正式录制里面删去。”不得不说,金完全不是那种稳重的性格,甚至不太会掩饰自己的表情,他的表情很快暗淡下去,但片刻之后又重新扬起笑容:“没问题的,我也希望大家能更多的了解我嘛!”“好的,那我们开始。最近网上一直在流传,您参加过十几年前的凹凸大赛,甚至还有人贴出了说是您十五岁时的照片,您能否证实一下呢?”我把照片递了过去。

  他的笑容再次凝固在脸上。他紧接着低下头去,一言不发。正当我要开口询问的时候,他打断了我的发言,但又吓了我一跳。虽然脸上依旧是笑容,眼里却蓄起了泪水。“不好意思…我一下子想起的事情有点多…大赛吗,那可真是相当久以前的事清了,好像在我之后又过了两届就取消了吧。至于照片…那是和我相当重要的人一起照的,我还记得拿到照片没两天就丢了,当时我还可惜了好久呢,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能看到哈哈。”

  “好的,我们继续。接下来想要讨论一下关于您小说的问题,听说您之前创作的多部小说包括刚出版的这一部,都是有人物原型的?”“啊,是的,他们都是我在大赛里结识的朋友。我们的关系啊,那可是相当的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一下笑出了声,连眼泪都差点滚落下来。

  “那他们现在和您还有联系吗?”

  “他们啊…都留在大赛里了…”这显然不是个令人愉快的话题,单凭他脸上那种压抑的表情就能看出,我连忙道歉:“抱歉,这个问题我们会删去的。”但意料之外的,我遭到了拒绝。“不用的不用的,都是过去的事了,其实我写小说也只是很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记住他们啦…我没关系的。”

  虽然我心里并不好受。但是问题还要继续。

  “如果您的小说主角们原型都是您的朋友们的话,那么能不能跟我们描述一下您对您的新作《灰色》的主人公原型的印象或者说是感觉呢?”

  他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甜蜜却又苦涩的东西。金沉默片刻,却又突然大笑起来。

  【他的眼泪终于滚落下来】

  这一刻,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刚刚参加大赛的少年,能够毫不收敛的对着镜头开怀大笑起来。“他啊,是我的发小,整天板着张脸,就知道练剑,我还经常因为他不肯陪我玩,不知道生了多少回气哈哈哈,”他突然又沉寂下来,咬了咬下唇,“虽然他看着有点凶凶的样子,但是他这人其实很温柔的。”

  【他啊,是我遇到过的,最最温柔的人啦】

  我低着头,抛出了下一个问题:“那么您写了这么多的小说,有没有想着要写一部自传呢?”

  他很快回答了这个问题:“没有哦。”“为什么?”

  【因为有个人在最后的最后跟我讲,叫我一定一定不要忘记他。】

  所以,才有了这些故事。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网上一直在流传,您说的那位发小,也就是您新作《灰色》的主人公原型,是您的恋人?”

  “不是啦,怎么可能呢。”“好的感谢您的配合,如果没有什么别的要求的话,我们就正式录制再见了。”“再见。”

  笑,他一直都在笑,自始至终。既然不是的话,那又怎么能够带着那种悲伤的表情还要笑呢?

  记者走了,休息室很快又恢复了冷清。金倒在沙发里,闭上眼睛。

  他们又怎么算得上是恋人呢?

  【他们之间的故事仅仅是开了个头,就再也没了下文。】

  【剩下的不过是他这个未亡人,死守着他们未完结的故事,一次一次的重复那些甜蜜却又痛苦的故事。】

 

  未完结。

END




 @飞行系印度饼SOP 您的刀子请接收

评论(2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