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秃头老咸鱼

这里卡因,是一条咸鱼【躺
拜托有没有天使来点文呜呜呜
想要和很多天使一起玩呜呜呜
目前只学会用脚写文,喜欢划水和咸鱼【啥
目前只写凹凸金受相关,虽然还有很多喜欢的cp但是写不来😂😂😂
……想飙车🚗
扩列
QQ1097217843

【瑞金】礼物

★ooc到飞起注意,依旧对不起组织

★大概可以算是之前那篇【理由】的后续?

★再次提醒ooc注意,自习课睡醒了摸的鱼,所以质量没保障,短小注意,感谢这样还是愿意点进来看的各位天使!

★大概是刀...对不起各位...



                     

  快结束了……吗

  格瑞半跪着,一手扶着烈斩保持平衡,一边艰难地喘息着,失血让他的脸色略有些苍白,脚边的草叶上也沾上了他咳出的星星点点的血液。迫不得已,格瑞寻了棵树靠下,用积分兑换了药品和绷带,熟练的给自己包扎起伤口来。森林里安静得出奇,除了他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别的什么也没有。

  更不会有金烦人的声音。

  前面大概是沙漠,吹来的风沙迷的他有些睁不开眼,忍不住开始低低的咳嗽起来,身后粗糙的树皮让他背后的伤口不太舒服。大赛到了尾声,受伤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还好还算能自由活动,他这么想。

  他刚刚在沙漠那边…看到雷狮和安迷修一起被回收了,两人最后拥抱的场景一时在脑海里难以抹去,但是,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场景再一次发生在他和金的身上。牺牲是必须的,无数的鲜血才能铺就一人的,他将是路上的最后一块石块,躺在角落里,听着金胜利的消息,静静地等待回收。他承认,自己舍不得死亡,不是恐惧,而是舍不得。他舍不得和金相处的时间,舍不得金的笑容,直白的说…

 【他舍不得金】

  但是他至死也不会说出这一切,即使两人已经建立了高于朋友的关系,但感情只能成为比赛的牵绊。眼前浮现出那张傻脸,格瑞长长的叹了口气,但是目前能实现的也只有一件事能比感情更为重要。

 【他会让金活下去】

 

 

  “通知,请大赛最后的两名参赛者到大厅集中,裁判长将发放大赛最后的提示。”裁判球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格瑞起身,向大厅走去。故事只剩结尾了,任何意外都不得出现。

  独行的少年,背影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定。

  “最后一名参赛者正在接近。”格瑞松开了一直紧握的烈斩,紧紧地盯着从远处来的身影。说实话,他不知道自己该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对方,他欺瞒了金这么多,他大概算得上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了吧,骗子要孤独地死去。

  因此他没有在自己终结的剧本里留下道别的戏份,他会让一切都在瞬间结束,凹凸大赛,谢幕的只有一人。他重新握紧了松开的烈斩。

  对方走近了,耀眼的金发,以及

  一双鎏金色的眼睛。

  是嘉德罗斯。

  不是金。

 

  他失败了,虽然他记得自己已经击杀了嘉德罗斯,鲜血从伤口喷溅而出的感觉那么真实,但眼前的一切却昭示着他的失败,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眼前有些发黑,他看到自己那天在星空下向金许下了空有的诺言。现在他大概真的是个骗子了。

  “呦,格瑞,我早说过的吧,那些弱者怎么够资格做我的对手,只有你…这实在是太令我兴奋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理由阻止你使出全力了吧?”即使自己也受了不少伤,嘉德罗斯狂妄依然的拿着神通棍指着对方。“你杀了金。”格瑞没有回应他的挑衅,木槿紫的眼眸里翻涌着不明的情绪。“不是吧格瑞,都这时候你还在关心那种渣渣?”“回答我的问题。”格瑞即使心里有了答案,理智还是希望他能够亲耳听到答案。“嘁,虽然不知道那种废物是怎么通过淘汰赛的,但是才不值得我动手,恐怕早就在哪个角落里被回收了吧。”“闭嘴。”格瑞只觉得自己的理智在一点点的分解,冷静在被愤怒一点点的剥落。但出现在两人之间的巨大立方体阻碍了他们的战斗,是裁判长。“请两位参赛者稍等,创世神大人有两份礼物送给你们,完成礼物接收后,最后的比赛才会开始。”

 

 

格瑞被带到了某个房间门口,巨大的门页上细细雕刻着繁复的黑色花纹,他没有多管,直接推开了门。

  房间的布置看起来很简单,几乎算得上是什么也没有,头顶巨大的水晶吊灯隐隐折射出一点破碎的灯光,房间没有开灯,略有些昏暗。

  他看到房间正中央摆着一把椅子。

  金垂着头,坐在上面。

 

 

  格瑞慢慢环住了那具熟悉但是冰冷的身体,他没有得到像往常那样热烈的回应,应该说,没有任何回应。

  不会再有人在他的耳边一遍又一遍重复他的名字,不会有人突然在背后蒙住他的眼睛,不会有人在半夜翻来覆去的问他睡着了没。

  【他再也不能扑进自己的怀里】

  无论他抱得再紧,金也不会再睁开眼笑嘻嘻的跟他道别,他的温度散去。他的心也将一同被回收。

 

 

  当格瑞走出房间时,丹尼尔拦下了他:“这是我个人的请求,能否告诉我,创世神大人的礼物是什么呢?”格瑞看了他一眼,眼底没有荡起一丝波澜。

  “什么也没有。”

  他逆着光离开。身后的房间里,一片昏暗,一个小小的沾染了血迹的金色箭头低低的悬浮在房间角落,发着幽暗的光,仔细看的话,上面仿佛刻印了几个很小很小的字母,好像是…

  【CRACK】

  上面好像还残留了一点点的余温,大概几分钟前它还得到了某人俯身送去的亲吻吧。

 

 

 

 

  “格瑞裁判长,你帮了我这么多,真是太谢谢了!只是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想问。”

“说吧。”

“请问,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END



我开学了......sad开学之后产的粮也依旧这么难吃, @飞行系印度饼SOP 敢问非太太是不是该产点粮意思意思......我要好好学习去了......【躺


评论(1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