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老咸鱼

这里卡因,是一条写文没人看的咸鱼【躺,目前只学会用脚写文,喜欢划水和咸鱼【啥
食我刀片!!
那个……有没有人来陪我玩啊…… QQ1097217843

【瑞金】心

 ★血族pa

★ooc到飞起,对不起组织【暴风哭泣

★再次提醒!又臭又长注意!文笔渣注意!ooc注意!



                            心

  金在自己“死”前,其实过着也还算不错的生活,虽然早已失去了双亲,但自己和姐姐秋两人也过着相当安稳的日子。但一切都结束在秋成为血猎的最后一次任务中。

  金眼睁睁看着秋在大笑的敌人手中渐渐失去挣扎的力气,而自己的身体却不得动弹,眼泪不争气的涌出。他缩在墙角的阴影中,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瞪大了眼睛默默流泪,看着唯一的亲人在眼前逝去却无能为力,连心脏的跳动都带上了一丝疼痛。而他清楚地看到秋最后想要跟他传达的讯息。

  她说,快跑。可是没了姐姐自己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自己不过是个不堪一击的软弱的胆小鬼。风送来了浓重的血腥气息,和一双猩红色的眸子。金像是小鸡一样被对方轻松提起,他看到自己柔弱无力的四肢在无助的划动着空气,他抱着豁出去的决心向对方怒吼:“混蛋!禽兽!我要杀了你!”而对方显然不把这种小孩的威胁放在眼里,反倒心情不错的样子:“哈哈哈,小鬼,你就是那边那个弱的要命的血猎的…孩子?”“我不准你说姐姐!!我要杀了你!我永远…永远都不会放过你的!!”金脸上虽然还流着泪,但愤怒让他的表情稍稍有些扭曲,瞳孔几近要染上红色,他将自己的愤怒与仇恨尽数从喉咙里宣泄而出,但对方却突然停止了动作。被那双眼睛盯着的感觉并不好受,金开始剧烈的挣扎,但意料之外的却并没有招来对方的不满:“哦?蓝色的眼睛?还挺好看的……可惜,我不喜欢。”

  下一秒,金就被那人掐着脖子抵在了墙上。比室温更加温热的吐息尽数喷洒在他的颈侧,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十五岁才开始发育没多久的男孩的身体里隐藏着不少的力量,但不管怎样剧烈的挣扎都被对方轻松地化解。金突然感觉全身的力量一瞬被尽数抽走,有什么尖锐的东西紧贴着他的皮肤,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了他的全身,但自己却连声音也不得发出。紧接着那只吸血鬼用獠牙刺穿了他的皮肤。

痛。金仿佛被击中一般软软的垂下了手臂,铺天盖地的只有疼痛,那么一个小小的创口却能带来这么大的痛苦。那么我大概是要死了?金迷迷糊糊地想。

  他马上被丢到了地上,取代痛感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热感。整个人像是被炙烤一般,他蜷缩在墙角,期望取得些许的凉意,但只是徒劳。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金发现自己的金发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褪色。他尖叫,用力的揉搓这自己的发丝,想要把那种可怕的颜色从自己的身上摘除,但是,神是不会允许奇迹发生在这种小事上的。

  对吧?

  【黑暗一口一口地吞噬着他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金挣扎着醒来。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的身边什么也没有,没有秋,没有任何他熟悉的人或物,甚至连昨天的凶手也像是在他的记忆里隐去了容貌。没有人来向他证明昨天发生的一切,没有人来证明他在昨天失去了全部,他的姐姐。所有的记忆只残存在他一个人的心中。

  心中?

  金颤抖着讲双手按到自己胸口,他什么也感觉不到,那里…没有任何该有的反应,胸膛里仿佛只是塞了一块毫无意义的石头。

  【他失去了他的心】

  我这样还算是活着吗……金无力的跪下,向大地嘶哑的怒吼着,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激起浅浅的浮土,没有人会再在他哭泣的时候抱紧他。

  下雨了,雨水砸在地上发出闷闷的声响,很快积起了小小的水洼,金清晰地看到水面映出自己的面孔,满是血污的脸…银白的发丝,以及…血红色的眼眸。连他自己都认不出自己,像是戴上了一张面具。

  【恶魔的面具】

 

 

 

这次又过去了多久呢?

金再次从漫长的沉睡中醒来,长时间的沉睡让他的喉咙有些干哑:“我怎么…梦到这么久以前的事了…”他用力的清清嗓子,看向了窗外“呜哇!快要白天了吗,还以为总算能出去了,要是明天还不出去问的话,估计…又要赶不上了吧,好烦啊!”金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托着腮又懒洋洋地趴在了桌前:“这次真的能找到那帮人就好了,只不过…复活什么的..真的存在吗,听着像是骗小孩的一样…”结果话还没说完他就又睡着了。

“砰砰砰”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金吓了一大跳,手一抖脑袋直接砸到了桌上:“好!痛!啊!!!额头!额头要裂了!呜哇….谁啊,吓死我了,”金有些生气的鼓了鼓脸“什么嘛,不知道别人在睡觉吗,真没礼貌,哼。”即使嘴上不停地抱怨着,金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开了门。“你好,找…”话还没说完,对方就直挺挺地倒进了他的怀里,难不成是个变态?他低头一看,什么嘛,原来是个浑身是血的小孩啊……诶?诶——???

  对方好像还是个人类,即使有万般疑惑,金还是先把对方抱进了屋子。进了房间,血腥味在不怎么宽敞的房间里变得更加浓重,金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起来,要命,他已经很久没吸过血了,新鲜的血液在这时不断地挑战着他的理智,他掐了掐手心,痛感让他暂时找回了理智,赶紧把人拎到了浴室洗干净了血迹顺带处理了伤口,还给对方换了衣服,然后让对方平躺沙发上。想到对方是人类,金就改变了自己的气息尽量让自己感受起来与普通人类无异,还改变了外貌,他看着镜子里金发蓝瞳的青年,叹了口气,不管活了多久,过去大概是他永远都放不下的东西。他轻轻的走到沙发前,仔细端详着对方的脸,没想到这小孩长得还不错嘛,可惜没有我帅。恩,银色的头发,眼睛居然是紫色的诶…等等,眼睛?

  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睁开了眼,金吓了一跳,赶紧抬起了身子:“那…那个你还有哪里很痛吗,要不我去找医生?”“没事,谢谢你。”“啊,我叫金,你呢”“格瑞。”哇,这还是相当的话少,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个,发生了什么,方便说吗,或者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我不能说,”对方顿了顿,向金凑近了点“你的气息和普通人很不一样,难道……”金的背后渐渐地冒出了冷汗,完了完了,原来我已经退步到这种程度了吗,连普通人也能感觉出来吗?啊啊啊我还不想让别人知道这里住了只吸血鬼啊,怎么办怎么办,“你难道是血猎吗?”“…………没错哦,我可是要努力站在血猎顶峰的人。”金一边在心里大喘气,一边企图用自己浮夸的演技把对方糊弄过去。“我想拜托你,请教我成为一名合格的血猎。”“……啊??额…这个,我觉得应该不行。你去找别人吧。”“……我的家族因为某些原因,遭到了吸血鬼的追捕,”他的语气变得有些生硬“昨天,除了我,其他人…全灭了。”他低下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金神使鬼差的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头,头发有些扎手,却难得的让他感受到了称得上是温柔的感觉。“说实话,我的生活过的并不安全,也没有固定的住的地方,也不会照顾别人,你完全可以找别人,这样你还是想跟着我吗。”

  金在这么一段时间里第一次看到对方的眼眸里有了光芒,虽然眼底的阴霾去除不去,但是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折射出了令人炫目的希望。“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啦格瑞!叫我金就好。”虽然他有些后悔这么草率的决定下来,但格瑞确确实实和他有着相似的经历,同性相吸的理由总比其他的理由来的强大,但这也是后话了,在他漫长的生命中,他又一次过上了两个人的生活,这可是不争的事实。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格瑞!格瑞格瑞等等我啊!!”格瑞一转头就看到某个金毛没头没脑的冲了过来,还险些摔倒“格瑞,陪我出去逛逛吧!“今天的训练还没完成”“格瑞你骗人!!都晚上了!在说我根本就没布置训练,陪我去陪我去陪-----我------去-----”金开始不停地在格瑞面前左右摇晃着,以表达自己的不满。“我没你那么闲,自己去,别挡着我。”“那格瑞你什么时候才能陪我出去啊?”“都说了,我可不像你这个闲人,别妨碍我训练。”“不行!那就明天,格瑞你不准拒绝!”格瑞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随你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该跟金走那么近了,虽然对方给予了自己现下所拥有的一切,但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

【停下吧,别毁了他】

也许是时候离开了。

 

 

 

“格瑞!生日快乐!”格瑞自己怕是怎么也没想到,金费尽心思约他出来,只是为了给他过这个连他自己都忘记了的生日“诶嘿嘿,格瑞成年了啊,开心吗?”

  他说不出话来,连最简单的感谢的话也无法说出,喉咙的开关被自己紧紧锁上,他知道自己心里的冲动是因为什么,他怕自己一开口连这最简单的生活都会失去,又要一个人去独自战斗,他知道自己在恐惧。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不知道迟钝的金是否有察觉到,只是狠狠地压抑自己,他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羞耻。紧锁的秘密从盒子的缝隙里漏了出来,身体先思想一步,他上前抱住了金。“拜托你,再等等。等我变得再强大一些,等我强大到能够替你承担一切,等我亲手找到那些吸血鬼……你能再等等我吗?”他的声音埋在金的颈窝里,有些含混不清。反倒是这个动作让金稍稍有些尴尬,他们虽然生活在一起,但是彼此平常都不会有这样过分亲密的动作,他轻轻的拍了拍格瑞的背:“哈哈说什么呢格瑞,我们可是关系最好的朋友啊。”他感受到对方的身体有一瞬的僵硬,然后下一秒格瑞就主动拉开了他们俩的距离“金,我以前没告诉你,我的族人是因为掌握了复活生灵的禁术,才遭到了追捕。”

  在那一瞬间,金好像回到了那个不知多少年前的夜晚,寒气顺着他的脊柱向上蔓延,多少种说不出滋味的感觉包裹了他,他不知所措,无能为力,手里空无一物,他开始感觉眼前阵阵发虚。“格瑞……我们回去吧。”

 

第二天。

金不见了。

 

  格瑞像是往常一样扛着烈斩出门,什么也没说,只是连他再也没有回来。只有床边留下的深深的指痕,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是只吸血鬼。金自以为隐藏的很好,但是格瑞早已察觉这个事实,只不过什么都不说而已。金的离开打破了这一平衡,格瑞少有的感到了愤怒,但他的习惯使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仍是那副冷漠的表情,寡言。他一个人也能走下去,不需要别人的帮扶,所有的愤怒和感情都被锁在心底,回归沉寂,和平常一样。给予他温度的人不在了。他需要变得强大,强大到足以解决家族的仇恨,解决他身上所背负的重担,然后

【把他带回来】

已经习惯温暖的他,留下孤独的背影,和冰封的心。

 

 

  金蹲在墙角,大口的喘息着,血液无法阻挡的从嘴角渗出。和格瑞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长期使用改变外貌的术法,再加上不正常的进食频率,让他的身体达到了极限。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格瑞昨晚的话,他寻求已久的秘密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追寻复活禁术的他和其他的那些吸血鬼有什么不同…漫长的岁月原来让他连真实的自我都看不清了,还怎么去面对这些事……他作为一只已经忘记了年龄的吸血鬼,经历的事情太多了,经历弥补了他性格上的天真,格瑞对他所抱的心思,他早已一清二楚,他不能再留下了。

  【你会毁了他的】

即使他也一样。

但他不得不离开,他只想给彼此留下最好的回忆。

但是,金无法抑制的感到了悲伤,身体的疼痛给他找到了恰当的宣泄口,他孤身一人,坐在陌生的街角,想起了姐姐,想起了格瑞。升起的太阳给他的金发镀上了耀眼的光芒,他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忍受着浑身的灼痛,在不知名的地方,发出了属于他的,一声压抑的啜泣。

【然后他转身投于黑暗。】

     

 

为了明天的相会,他们没有作别,四处彷徨。

【时间给予他们虚假的对象,去诉说真实的感情】

 

 

 

 

“格瑞先生…是吧,这次的任务很简单,但是至关重要。我们会给您安排一个假身份混进吸血鬼反叛军的舞会,只要负责在里面制造混乱,我们会择机展开行动。”看对方一副要走的样子,行动负责人赶赶紧伸手拦住了对方“那个…您之前向我们打听的那个人,有人目击到他出现在会场附近。”

  格瑞转身就走,他终于得到了授予他的机会,那张冷漠的脸上意外的出现了一丝笑容,但转瞬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天后。

格瑞走进了会场,一边拒绝前来邀请的女性,一边在人群当中寻找他所追寻的那抹阳光。

没有,没有,没有。愤怒有些无法抑制的涌上心头,直到一抹金色闯进了他的视野。

咚。那是什么声音,他感受到自己沉寂已久的心,猛烈的跳动了起来。当他正想向对方走去时,却被突然暗下的灯光阻挡了脚步。难道,被发现了?

“各位好,我是这次行动的组织者,关于任务,我想大家应该心里都清楚了,今天我也没什么要讲的,希望各位能够好好地享受这次舞会。另外,那边的那位先生,您能够去除伪装吗,在场的都是同类,这是对我们的一种不信任。”格瑞清楚地看到台上的人将所有的目光带向了金。这是什么意思,伪装?他看到金低下了头,他在犹豫,紧接着银白的发丝显露出来,他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伪装?!他原来,都不肯用他真实的样子来面对他。当初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金的那份不同于他人的乐观与阳光,他只是莽撞的交付了自己的心,那么,他这算是被欺骗了吗?

用力的握拳让他的指节都隐隐发白,等他再抬头时,人群里已经失去了金的踪迹。他走了?他难得的感到了慌乱。直到后背被人轻拍,他转过身去。

一张说得上熟悉,又算不上熟悉的脸。“先生,能请您跳支舞吗。”他的笑容像记忆里的那样,从未变过。自己这算是被遗忘了吗?所有的情绪都在一瞬一扫而空,沉沉的无力感传来。既然这样,这支舞,大概算是他们最后的接触了吧,以后应该是不会再见面了。

【将没用的情感统统埋葬在这支舞里好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共舞,却熟悉的像是跳了很多年。格瑞环着金的腰,却不敢去看他的脸。舞曲临近尾声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骚乱,开始行动了吗。他转身想要离去,却被金拉住了胳膊。

【传说,吸血鬼在死之前,会恢复他“死”前,最后的模样】

金不顾他人的目光,扑进了他的怀里,环住了他的脖子。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他有些手无足措,僵硬的回抱对方。格瑞清晰的听见对方在他耳边说:“格瑞,舞会该结束了。”

他慌乱的摸上腰间,武器不翼而飞。血从金的身体里疯狂的涌出,但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褪去了真正的伪装,回归了他最初的模样,金发蓝瞳,笑容依旧像当初那个十五岁的少年,他大声地诉说自己对对方的情感:“格瑞!我喜欢你!”血液更加疯狂的从他的身体里涌出,但他还是笑嘻嘻的想要去完成这最后一个亲吻,却在半途失了力气,软软的向后倒去。格瑞抱住了他,两双同样冰冷的嘴唇紧贴,他们还是完成了他们的第一次亲吻。

同样是最后一次。

金笑得更开心了:“格瑞,我要走了,别板着个脸了,笑一笑嘛。”金感受到自己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他很庆幸自己能够在喜欢的人面前再一次付出心跳,他如愿以偿的看到对方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很好看,他这么想。虽然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但是声音也发不出来了,还是用口型最后一次叫了对方的名字,格瑞,他多想再多叫几次啊,但是他好累啊,没有力气了……

【他很感谢自己的心在最后能够为这种,名为爱的情绪,而跳动】

 

 【舞会结束于一声沉闷的心跳】

 

 

 

这次又是多长时间的沉睡呢,金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手,脚,头,心脏。

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我不是死了吗……)他伸手抚上胸口,那里跳动的鲜活存在证实了他确实活着这一事实。

接着他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格瑞,对方睁开了眼睛,鲜红的眸子在黑暗中格外明显。

 

【等价交换,很公平对吧?】

 

【舞会,开始了。】


END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sad,为什么原著向以外的paro会这么难Q皿Q,暴风哭泣ooc使我失去动力【躺,估计没人看,叫亲爱的非太太给我撑个场子 @飞行系印度饼SOP 

评论(1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