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老咸鱼

这里卡因,是一条写文没人看的咸鱼【躺,目前只学会用脚写文,喜欢划水和咸鱼【啥
食我刀片!!
那个……有没有人来陪我玩啊…… QQ1097217843

【瑞金】理由

   ★新人初次写瑞金,ooc注意

   ★双向暗恋注意

   ★文笔渣的要命注意



                          理由

    金已经三天没见到格瑞了。不管他怎样刻意的去找,甚至悄咪咪地去了赤焰山,可还是连格瑞的头发都没见着半根。格瑞不会在躲着我吧,金想到这,撅着嘴,赌气似的踢飞了脚下的石块。

  “啊!好疼……”好巧不巧的,石子反弹砸到了金的脑门上,“真是的!格瑞到底去哪了啊!疼疼疼…流血了…”金捂着额头,缓缓的抬起头来,被生理泪水模糊的视线里突兀的闯进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格瑞!”顾不上流血的额头,他迫不及待的冲向了自家发小,“格瑞!这两天你去哪了啊,真是的也不告诉我一声,我找你找的很辛苦诶,发生什么事了吗…”金滔滔不绝了老半天才觉得奇怪,略带不满的在对方面前挥了挥手,“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格瑞??”金被对方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格瑞,你再不理我我就要…”“不关你的事。”他冷着脸转身就走,比以往更为沉默。

  “诶?格瑞等等我啊!!”金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身体却已经做出了反应,紧紧的跟上了格瑞的步伐。“别跟着我。”“又来?今天我偏要跟!”“都说了别跟着我啊!!”

  金被格瑞骤然放大的音量吓了一跳,刚想开口抱怨,却又有什么阻拦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

  他从小到大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格瑞,摘掉了冷静的面具,露出了说得上是迷惘的表情,那双紫罗蓝色的眸子里满满的不知所措。金犹豫着开了口:“格瑞……我还有事…先走了。”还未来得及得到对方的回应,他就急匆匆的转身离开了。说实话,那样的格瑞让他从心底感到担忧,太陌生了,他所认识的对方永远都是一副强大、冷静的样子,即使受了重伤也想着把他往身后拉,一副保护者的姿态。但是,刚才的格瑞,没有受伤却是那么虚弱……金是天真,但他不傻,他知道什么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更不要说对方是自己有多了解的人,让他冷静冷静吧,他这么想。

  在他看不到的背后,银发的少年一直站在原地,脊背略弯,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泥土,双手无力地垂下。

【他的手里什么也没有】

他在渴望自己永远不会做出的事,只要金回头就好,

只是回头。

【但是他没有】

下雨了。

 

 

“金!!你到底在走个什么劲的神啊!”金从一片模糊的视线中回过神来时,眼前是略带愤怒的凯莉,“你知不知道刚才再差一点你的胳膊就跟你说再见了啊?!约本小姐刷积分结果自己在这愣神,什么意思啊??”“凯莉…抱歉…要不今天还是先回去吧…”凯莉被和往常显然不一样的金噎的无话可说也没了脾气。她环抱着双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后狡黠地转了转眼珠“说吧,格瑞那小子出了什么事。”忽略金脸上快要具现化的叹号,凯莉略有不耐烦地敲了敲对方的额头“有事快说,无事退朝。”终于找到能够倾诉的对象,金很快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我说,你小子喜欢格瑞吧。”凯莉成功出言打断了金的长篇大论,也成功的让对方的表情僵在了脸上。“诶???怎么可能?我和格瑞只是朋友…”“不可能的话,我来问你几个问题,”她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叹了口气“你想跟着格瑞吗?”“当然!”“一直?”“嗯!”“那你想要格瑞一直陪在你身边吗?”“大概…是吧”“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格瑞身边有了能够代替你的存在,格瑞会和那个人相伴、拥抱甚至接吻…那你会怎么想”“……”她只得到了一长串的沉默。

凯莉扶着对方的额头,强迫金抬起头来,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双晶亮的蓝眸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下唇被咬的发白,她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金,你给我听着,人最会欺骗的是自己,你要抛开对方的身份、地位甚至性别,抛开这些阻碍你去看的东西,去看看你心里在想的那个人,看清楚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去承认那些需要你去承认的东西,逃避可一点都不像你。喜欢一个人需要什么理由呢?”

【泪水溢出了眼眶】

“你自己再想想吧,”凯莉乘着星月刃离开了“一个两个的,都是笨蛋。”

金环抱着双腿,靠在树下,将脸埋入手臂,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维持这份友谊,却又在被点破后不甘于维持这份友谊,他不知道同性的告白会不会给格瑞带来困扰,也不知道后果会怎样。但这里是凹凸大赛,他清楚自己的实力,也许下一秒他就会化为一串无谓的积分提示,与其就这么无谓的死去,他更希望有个人能永远的记住他,不管是怎样的感情。

【他下定了决心】

 

 

 

 

格瑞又咳嗽了两下,发烧带来的热感让他浑身乏力,连转动眼珠也感受到了病态的艰涩,他沉沉的睡了过去。

那是还在登格鲁星的时候。他比金要敏感得多,他早就察觉到了自己对金的感情,但他巧妙地骗过了所有人,除了自己。他清楚自己身上背负了多沉重的东西,理智不允许自己把感情放在第一位,也不想给金带来多余的负担,所以他也选择了离开,来到了凹凸大赛。

他觉得自己不需要什么人能够永远的把他记住,他已经给人多人带来麻烦了,不管是把他带大的秋,还是和他一起长大的金。也许对于他这种人来说,悄无声息的死去是最好的结局。但是所有的想法都在金出现在大赛的那一刻支离破碎,他就像一颗火种,炽热、耀眼,让他藏在心中最深处的感情泄露的一塌糊涂。他试图用最简单的躲避堵住心底的缺口,但是发现再怎么样自己还是无可救药的,

【想见他】

但自己没有留在他身边的理由。

 

 

厨房里的声响将他从漫无边际的过去里拯救出来,他强撑着下了楼。

金背对着他站在厨房里,“格瑞?吵醒你了?抱歉啊哈哈,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来帮你弄。”“金,你怎么在这。”生病的缘故让他的嗓音沙哑地要命。“我这不是听说你病了嘛。”不知道为什么,金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奇怪。格瑞叹了口气,“金,你转过来。”“啊?不用了吧……格瑞!别!”格瑞强硬地扳着金的肩膀让他面向自己,却被对方脸颊上未干的泪痕给吓了一下,“对不起,格瑞,我,有些事我不想让自己后悔,所以,格瑞”他深吸了一口气“我想我是喜欢你的。”

长长的沉默让他不安,他想离开了,却又因为格瑞的呼唤停下了脚步。

“金,我原本以为我永远都不会说出这些话,”格瑞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发紧,他紧紧地盯着那张布满泪痕的脸“我想,我也是。”

他没有再选择离开,你要问理由?

两情相悦还不够吗?

 

 

天总算是放晴了,阳光斜斜的照进厨房的窗户。

银发的少年给了金发的少年一颗滚烫的心。留在他身边哪需要理由,他的全部就是理由,格瑞在最后这么想。

 

【地板上的影子靠的那样的近】


END



好的结束辣!第一次尝试瑞金,但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还是让我颓废了好久sad......但是还是会继续努力的!!最后感谢一下 @飞行系印度饼SOP 非太太的鼓励!


评论(13)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