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老咸鱼

这里卡因,是一条写文没人看的咸鱼【躺,目前只学会用脚写文,喜欢划水和咸鱼【啥
食我刀片!!
那个……有没有人来陪我玩啊…… QQ1097217843

【安雷】污染环境的危害

★新人写文ooc注意,轻喷

★设定为,新任环保局长安迷修×私自排污(?)厂长雷狮

★再次提醒慎入,辣眼睛注意,逻辑混乱注意

★脑洞真的有毒系列,脑洞来自于弟弟的画http://13588955086.lofter.com/post/1eb32ab0_10944dfd



 安迷修摘下眼镜,半倚在桌子上,手背靠着脸颊,修长的手指勾着摘下来的眼镜在脸颊边无趣的晃荡着,半阖的眼睛盯着前方出神,湖绿色的眸子里满是疲惫,连难得顺着面庞轮廓垂下滑到眼前的发丝,也昭示着他的困倦。阳光让他的棕发看起来格外柔软,而冬日午后的阳光却让安迷修困意翻涌,他忍不住蜷缩在宽大的办公椅里阖上了眼皮,几缕发丝垂下,服帖地挂在脸颊一侧。新配的眼镜度数稍微有点高了,改天重新去配一副吧,他迷迷糊糊的想。

  午后,阳光,长相帅气的青年像一只猫一样,蜷缩在办公椅里,棕色的发丝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一切都那么令人惬意。

(好的,接下来让我们心疼安局长两秒。)

“局长!!!”新来的小职员急急忙忙叩开了办公室的大门。“怎么了?”安迷修显然被吓的有点懵,但还是温和的笑笑“抱歉,我刚才睡着了。”“局…局长,我们刚才接到群众举报,说是…有人私自排污。”但是不管怎样,小职员支支吾吾始终不肯说出排污对象。安迷修把脸埋入双手,深吸了一口气:“是不是造船厂的雷狮。”对方总算是点了点头。“麻烦你通知一下大家,我们等下就出发。”说罢还对着对方笑了笑。(妈妈!我看到了天使!医生!!!怎么会有安局长这么好的人!!)小职员带着一脸被击中的表情合上了门,紧接着门后传来东西碎裂的声音,打破了她对举世好男人安局长的幻想。

 【安迷修,凹凸镇新上任的环保局局长,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能。但他的确在治理凹凸镇的工厂排污现象上取得了不小的成果。而雷狮,则是凹凸镇最大的造船厂的厂长,经常被举报偷排污水,但是从未被查出过,是每一任环保局局长最为头疼的人物。】

  车子很快驶到了厂房前,长时间的颠簸让安迷修脸色有些苍白,干冷的空气却刺激得他的大脑无比的清醒,以至他比谁都先看到站在厂前的人。他加快脚步迎了上去。

雷狮看到他,并未流露出任何惊讶的神色,一如往常的露出张狂的笑容:“呦,安局长,这么忙也要抽空来我这坐坐?”安迷修的脸色有些阴沉,半个字也没讲,只是示意后面的人进去搜查,却被守在门口的佩利拦下。雷狮伸手拍了拍佩利的肩膀:“诶,别这样,有这么对客人的吗?”“可是,老大…”“只是希望安局长这次别空手而归啊,你说是不是啊,安.局.长?”特意加重的语气,让平常待谁都温和有礼的安迷修也烦躁到了极点,对于雷狮,他的耐心总能瞬间被消耗殆尽,但他仍旧什么也没说,转身踏进了厂房。

  一小时后。他什么也没查到。

 安迷修死死盯着面前笑得放肆的雷狮,压抑着自己的怒火,用力地握拳让他的指节都隐隐泛白。“安局长,我劝您趁早别干了,查来查去这么多次,什么也查不到,就算我不说,也难免会有人说闲话的呀,是吧,安局长?”“恶党……我跟你没什么可废话的。”他转身离开。

  安迷修靠在办公椅里,闭着眼,眼前都是雷狮那双烦人的紫色眸子,挥之不去。其实他觉得雷狮做了什么,自己心里一清二楚,只是苦于找不到证据。

既然白天什么也查不到。

 

 

那晚上呢。

 

 

安迷修双手一撑,利落的翻进了窗户,黑暗让人的动作难免有些迟缓——然后他看到了正蹲在墙角抽烟的雷狮。黑暗让那双深紫的眸子看起来格外幽深,但也只指明了一点——他已蓄势待发。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狠狠的抵在了墙上,背后传来的痛感让他皱了皱眉,面前是雷狮放大的脸和那片挥之不去的深紫。也许是因为抽了烟,他的嗓音有些沙哑:“怎么,安局长这是想我了,这么晚也来?我…”剩下的话被安迷修出人意料的动作打断,他取下眼镜,架到了对方的鼻梁上,度数很高,眼前的模糊和大脑的晕眩让雷狮难得的感到了不安。下一秒,他们的位置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后脑的钝痛迫使雷狮出声:“安迷修!你……”紧接着他的手腕被对方死死扣住,嘴唇上传来被撕咬的痛感,他瞪大了眼睛。

他第一次听见安迷修叫他的名字。

 

 

【夜晚开始于一个充满血腥气息的吻】



恩......第二篇文也结束了......但是果然我还是好菜啊......也许写文不适合我吧......最后再 @飞行系印度饼SOP 



评论

热度(14)

  1. 飞行系印度饼SOP卡因老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狂打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