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老咸鱼

这里卡因,是一条写文没人看的咸鱼【躺,目前只学会用脚写文,喜欢划水和咸鱼【啥
食我刀片!!
那个……有没有人来陪我玩啊…… QQ1097217843

【安雷】 荒原

初次写文,菜的一笔,轻喷。安哥第一人称注意

人物极其ooc,自己看完也是一脸懵逼,目前只学会了用脚写文,所以各位慎入。安哥死亡注意。(对不起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文中多处借鉴各种歌词,视角混乱注意。


                                                   荒原

【我不是钻石,你却成为了那颗流星。】

 

 

“恭喜各位,你们站到了最后,这是对你们实力的最好证明。那么,由我来为大家解释决赛的规则。”

换做平时,温和的裁判长的出现一定是因战斗而疲惫的人们为数不多的慰藉之一,今天,却不一样。大厅早已达到了不可修复的状态,站在大厅的……也不过寥寥数十人而已。伤痕累累的人们,膨胀的战意,绝望,也还仅仅是凹凸大赛真实一面的冰山一角。

 “各位请注意,接下来大赛会将各位随机传送到场地的各个角落,而各位必须与见到的第一个对手展开战斗,否则…将视为失去资格,以上,就是决赛的全部规则,”丹尼尔环顾大厅,“我还有两句话送给大家,以我个人的名义,不管你们对大赛仅存的是激动……还是仇恨,都请不要忘记你们所追逐的东西,以上,祝各位好运。”

  投影关闭了。我还是习惯性的抖了抖冷热流上并不存在的血液,看了看四周。血液,伤口,眼泪。太多了,我闭上眼不再去看,一旦遇见,大概就是最后的战斗。……神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他夺走了我身为骑士的尊严,他能用什么来补偿呢?我……

  传送来的猝不及防,阻断了我的思考,也阻断了眼前的光亮。

  再睁眼是一片荒原,已经是夜晚了,天空暗的可怕没有一颗星星。我皱了皱眉,伤口有些开裂,而且……在我的记忆里大赛并不存在这样一块场地,剑上已经沾满了他人的痛苦与悲哀,无论善恶,自始至终,我都只有一条路可走。

  突然跃进视野的背影再次中断了我的胡思乱想,空气凝重的像是要封住我的呼吸。头巾的带子在他身后随风猎猎作响,他转身,从表情里拼凑出好似昨日的笑容,狂妄且自由:“呦,安迷修,你也真够狼狈的。”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抬了抬下巴,“得,有什么话赶紧讲吧,我还能做回善事,替你记记遗言什么的。”

  【这情景仿佛回到了初遇的时候,他是对于梦想谈笑风生的狂想者】

  即使是敌对的安迷修和雷狮,也曾放下戒备,就那样坐在那像初识般聊着天。

  (“你那所谓正义的骑士道有什么用,嘁,它只会让你送命,救不了你的,被这种所谓骑士的准则拘束着永远都感受不到自由,还不如像我做个海盗算了,追逐自由,总比你一生都画地为牢好。”)

 

 

  【承认吧,安迷修,你心里有多在意他,别再装作视而不见了】

 

 

  雷狮有点不耐烦了,“行了,直接上吧,算是给你我一个交代。”

  都这时候了,我在他面前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紫色的电弧撕开了浓稠的夜空,冷热流的光影照亮他们的瞳孔,那两张脸第一次贴得那样近。

 (打斗打斗你懂得)

  雷狮用雷神之锤支撑着身体勉强的站了起来,战斗耗尽了他的元力,激起的尘土让他什么也看不清,没有机会了,他想,“安迷修…我…”,有什么撞进了他的怀里。他不敢侧过头去,更不敢把手环上那个正死死抱住他的人的身体,雷神之锤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有什么浸湿了他的外套,他不敢去想。

【骑士要学会牺牲,为其守护之人】

  他没有看我,我也不敢去看那双装满了星辰的眼睛,我张了张嘴,却只滑出来黏糊的血块,“你…自由…..我…讨厌你..咳咳”我猛吸了一大口气“你别再记得我了。”

  是的是的,我们的战斗落幕了,你也别再记得我了。

我看到自己在分解。今晚的夜空,总算也有了星星。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那颗行走在荒原上的孤独灵魂】

 

哪能忘得掉呢。雷狮解下了头巾,那块残破不堪的布料在他指尖徘徊了会,也就这么离去了。沾在耳廓上的鲜血烫的吓人,虽然耳边没有了吐息。

这算哪门子的自由啊

 

白痴骑士。

 

他低低的笑了。

END



好吧终于写完了,虽然没多少字,但是对于一个沉迷学习的人来说(啥)还是很不容易的,对不起组织,这真的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气发出我写的东西,但是自己也不忍直视,还是加油吧。。。。。。最后召唤一下我弟弟 @飞行系印度饼SOP 



评论

热度(15)

  1. 飞行系印度饼SOP卡因老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给撸太太打call!!!话说谁是你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