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

大一新生,忙碌
目前凹凸all金,宝国冬巡组,全职all叶,其实还有很多喜欢的cp但是写不了呜呜呜呜,文笔渣……
正在成仙的道路上努力!!总有一天要成为很厉害的神仙!!

爱好比较广泛吧……偶尔想着跳个宅舞出个cos什么的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技能😂😂
喜欢打dnf!!!!!
我永远喜欢霜月隼!!!!

扩列1097217843 希望可以和很多天使们一起玩希望有很多人能理理我呜呜呜呜😭😭😭

想搞个大学奇葩图鉴……可惜不会画画,尽自己所能搞一个出来,先介绍一下吹风机好了

一个关于一位寝室极品室友的世界

断断续续地写了点
关于一个总是嬉皮笑脸的小男孩正经起来的故事
明天继续加油

开始复健
我不能再废下去了
明天会是恢复写东西的第一天
当我再次能够写出一整篇完整的东西时,之前的废料我会全部删掉
希望是全新的自己吧
加油💪💪💪
写写自己脑补的东西好了

真的有时候发现自己实在是太烂了

就是那么一个眼神,想挽留却又说不出口,鼓起勇气发现自己没有资格的时候远远的看了那么一眼。

就是写不出来。

然后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来解释。

唉。

【楚路】夏季正午

  许久不见的更新。
★并不是什么很有意思的梗,只是分手的情人偶然碰见。
★ooc注意,进展着急注意,以后可能重修。
★再次ooc注意

 

  夏日的正午穿着正装在大太阳底下等着是最要人命的事情。

  希望芬狗给的东西能有点价值。路明非这么想,抬手拨了拨已经湿透的碎发,灿金的阳光照在身上有些灼热感,无可奈何地透过树荫落在他身上。

  不过今天的天气实在是热的反常啊……路明非松了两颗扣子……准备换个地继续等他的败狗室友,结果被人挡住了去路。他也是没想到在这么的大热天里还有人跟他一样神经病穿着正装来的。
  直到那枚眼熟的戒指刺痛了他的视线。

  他半晌没讲话,对方也是,本来就不是什么爱说话的性子,也太长时间没有见过一面,这种程度的沉默是一定的。虽然他们曾经是那样的关系。

  楚子航把手里一直提着的冰水开了递过去,看到路明非手指瑟缩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过去。“师兄……你来有事吗?”路明非一开口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断,不管怎样有什么事跟自己肯定没有关系了吧……总之都赖芬狗害自己遇见最不想遇见的人。

  楚子航带了黑色的隐形眼镜,可能是刚出完任务回来,背后还背着村雨,上次分别还稍嫌过长的黑色短发已经被削去了发尾,显得整个人干净利落。他看着师弟不停躲闪的眼神,心脏还是无法避免地瑟缩了一下,“啊……”他转向执行部的方向,“校长有点事找我。”

  路明非感觉现在的阳光简直是要了他的命,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连空气中的微风都凝滞住了,只剩下他和身边的这个人,一句话也讲不出口。他摩挲着无名指上那个抹不去的印记,换了一条腿支撑着身体,看着前方空无一人的过道,只有树叶缓缓蠕动,发出刺耳的“沙拉”声。

  曾经他也以学生的身份在这里走过,和某个人别扭地牵着手,但当时的心情早已经模糊了,模糊的就像……算了。

  他偷偷地别过头去,用余光瞟着楚子航无名指上那枚戒指。

  他真的看了很久,但是楚子航也没有扭头看他,一个不看,一个不说,时间也慢慢地凝滞下来,“师兄……你过得好吧?”路明非还是转回了身子,双手有些局措地交叉,抬头去看楼上路过的新生。

  “我要走了。”

  他没讲话。

  “学校要调我去北欧分部。”

  他还是不语。

  “我可能不回来了。”

  ……

  “明非,我很好。”

  “嗯。”

  “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好。”

  “好好活着。”

  “好。”

  路明非现在感觉楚子航原来也有这么啰嗦的时候,他把手里的冰水一口气灌完,然后转过身大大地拥抱了他的师兄。
  然后他转身背着阳光向走廊走去,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就像他一直想做的那样。

  帅气的像个英雄。

  END

脑洞来自于最近的【概括cp一生】测试,以及五月天的歌曲【后来的我们】(我永远喜欢五月天!)
很久没写文,感觉有点不太认识他们俩了,但是我一直很想路明非能够像最后那样,不讲烂话,说走就走,转过身就什么都不想了,希望他能做最真实的自己(我好啰嗦

【DNF/风血】不想出门

第一次尝试dnf的同人!ooc注意!
日常!半现pa!
如果不嫌弃我那真的是太好了😭😭

  “滚开。”窸窸窣窣的声音弄得人实在有些心烦,Vampire干脆合了书抬脚就往床边踹,却没成想直接被握住了脚腕。
 
  得寸进尺。

  烦躁的情绪终于牵动了他的表情,Vampire皱起眉,堪堪将头转去,没什么温度地盯着趴在床尾突然出现的Aiolos,“你现在还有机会松手。”可对方显然没有把这句话当回事,吸血鬼常年较低的体温让他心情很愉悦,干脆把手里那只过分白皙的小腿往脸颊又靠了靠。

  “今天天气很好,一起出去逛逛?”Aiolos见对方作势要放地狱犬出来,还是撒了手,转身去换衣服。

  “难得啊,风神大人有闲心邀请我?”Vampire直起身,不耐烦地把书丢到床头柜上,环抱着手臂,“……你先把衣服穿好再跟我讲话。”Aiolos起初还愣了一下,不知道对方因为什么而感到不快,随后就露出了对方熟悉的那种不怀好意的表情。“你想干什……!!”他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风神作弊一把压倒在了床上。

  “有必要这么绝情吗?难道是昨天没有爽到?”嘴上占占便宜也就算了,Aiolos手上也不闲着,顺带捏了一把Vampire还在隐隐作痛的臀部,这可实在是戳到了对方的爆点。他掐住Aiolos的手腕,脸色暗沉的可怕,硬生生是反压回去,“再多嘴,我就让你变成干尸。”

  但是Aiolos怎么会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直接就提着对方披散的长发往后拽,然后趁机又一次逆转了位置,“现在……需要我帮您换衣服吗?”见对方又要发作,Aiolos装作不经意间又加了一句,“好像现在出去街边拐角的那家店不用排队啊……”

  果不其然,对方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出去。”“怎么?”

  “……我要换衣服。”

  fin.

我真的好久没写文了!手很生见谅😭😭,因为最近沉迷dnf所以我特别想产这两位的粮🙏🙏如果对我的垃圾文产生不良反应还请多多见谅。

我好想写文😭😭😭😭😭

【帕磷】对于我

【 接70话注意。】

  天气有点冷。
 
  阴沉的颜色好像连着空气都有着一股阴沉的味道,不同于地面上,月球能看见的最多也是只是冷风裹挟着扬起的尘沙。他讨厌这种没有休息的冬天,法斯想。

  走廊上来来往往的月人比平常少了很多,他走走停停,来到了走廊尽头。

  跟负责修复的月人打过招呼后,法斯见到了已经能自由活动的帕帕拉恰——旁边是一大盆被水银腐蚀得看不出颜色的宝石碎屑。

  “帕帕拉恰……”法斯在面对这位接触甚少的前辈时仍然有些不自在。何况接下来该说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了。”帕帕拉恰从床上坐起,伸手摆弄了一下盆里暗淡的碎末,没有上白粉的脸庞看不清表情,“要谈露琪尔的事吗?”
   “其实没必要击碎露琪尔和波尔茨的吧,如果仍然和对面对峙,我们完全有时间去谈判,也能无损坚持到黑水晶到达,但是……”糟糕……好像说太多了,法斯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地停下,低着头偷偷地瞟这帕帕拉恰的反应,生怕这位前辈突然又是一拳。

   对方扭头盯着窗外,什么也没说。

  就在磷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帕帕拉恰总算是开口了。“磷,你当初为什么要带我来月球。”

  法斯法菲莱特被这个突然插入的生硬问题吓了一下,像是被按了静音键一样楞在那里张着嘴一下子什么也答不上来。

  答案他当然记得,但是当他看到披散着头发和帕帕拉恰兵刃相对的露琪尔时,他感觉自己还是什么都不会,总是搞砸事情,总是把自己弄碎,总是害得别人为了他碎掉,就算他说一万次抱歉

  就算他被合金一点点侵蚀掉身体

  就算他变成回不来的粉末

  也不足以换回任何一人的原谅吧。

  “抱歉……帕帕拉恰……这次的行动是我出了差错,如果我能早一点解决掉波尔茨,如果我能早一点发现辰砂……”

  像是被什么哽住了喉咙,他半句话也讲不出了,所有的情绪好像一鼓作气地想要从身体里跑出来,他再也支撑不住这具不属于自己的身体,弯腰扶住膝盖,才勉强没有直接坐下去。

  再开口时,他感觉自己的声音染上了一种奇怪的腔调,变得软弱并且颤抖,“抱歉……前辈,我还不够冷静……并且谨慎。”

  而那位前辈发出了低沉的笑声,从窗边走回,“露琪尔把我看的太重了,他已经不在需要我,但是仍然把我视作他要去守护的东西,而我,”

  “已经有了自己决定去守护的东西。”

  他很轻很轻地把手搭上这位极年轻的后辈的头,顿了顿,又悄悄地加重了力度。

END
抱歉我真的写不出来这两位的万分之一好😭😭😭😭😭我不会写文抱歉😭😭😭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Grimm啊……想写这个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