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因-高三使我秃头

高三狗,更新随缘
目前凹凸all金,宝国冬巡组,全职all叶,其实还有很多喜欢的cp但是写不了呜呜呜呜,文笔渣……
正在成仙的道路上努力!!总有一天要成为很厉害的神仙!!

爱好比较广泛吧……偶尔想着跳个宅舞出个cos什么的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技能😂😂
喜欢打dnf!!!!!
我永远喜欢霜月隼!!!!

扩列1097217843 希望可以和很多天使们一起玩希望有很多人能理理我呜呜呜呜😭😭😭

忍住不开第二个小号

【楚路】(不知道起什么标题)

★第一次写楚路,ooc注意
★原著向,个人感觉感情成分不明显
★再次ooc注意

 

   痛死了……路明非略有些粗鲁地把自己的腿从乱石里拔出来,有些疲累地靠在一旁的石堆上,甚至还翘了一个二郎腿,看起来从容的要命。如果忽略他身上那件被血浸透的衬衫的话。

  空气中还弥漫着的是他有些厌烦的血腥味,和雨水混杂在一起,有一种很恶心的粘腻感。侧腰的伤口被雨水浸泡的有些发白了,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去理会。只是盯着手腕上的灼伤发呆,反正马上就好了,路明非翻了个白眼。

  天色暗下来了,显然待在一堆尸体和残骸里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真是活该……路明非活动了一下还能动的那只胳膊,瞄了一眼定位器上的显示屏,快速移动的红点像是在嘲笑他这幅惨兮兮的样子。
  疲惫让他变得很烦躁,甚至正在快速愈合的伤口都让他莫名烦躁起来,凭什么,凭什么他要躲着那些无能的人?凭什么…

  他突然反手给了自己的脑袋一巴掌,好险…要是真说出那个名字就完了,可能所有认识的人都要争着来要他的小命,还好没被控制…他收回四散的武器,踏过车辆的残骸,踏过建筑的残躯,这才是他该走的路。

  自始至终,他都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他对着前方举起了枪。

  其实楚子航也不明白自己有什么理由护着这个变得越来越奇怪的师弟一次又一次地逃过学院的追杀,他现在只希望手里的这辆破车能够开的快一点,轰鸣声甩起满天尘埃。

  这可能并不是一副完美的画面,甚至入不了任何一个摄影师的镜头,只有一片废墟,画面的主角浑身是血,有些颓废地站在雨幕中,但是他想,这大概就是理由。

  路明非看到来人并不惊讶,虽然楚子航还是那副冷脸,但也足够让他放松下来,结果他直接软倒了下去。

  “师兄,你来啦?”他扯出一个并不好看的笑容。“能走就上车去,不能我来抱你。”结果路明非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先行,楚子航沉默了两秒还是转身先去开车了,所以他并没有看到背后,
  那双金色的眼瞳。

END
好久没有在这个号发文了,之前发生了某件事情,让我一度想要放弃这个号,但想想算了……还是坚持下去比较好吧,没什么想说的,不管写不写文,写的好不好,都麻烦尊重一下别人好吗?要讲请大声讲,没必要偷偷的嘲笑。
对了这篇是送给非太太的 @大饼批发

【坤灵】边界线

  CXK×LC
★暴露我是个追星女孩的时候到了😂
★写的不好还请多多包涵,ooc注意
★不知道为什么对这种北极圈cp有很大的执念
★我永远喜欢灵超弟弟😭

 

  蔡徐坤一直认为自己算是个挺理性的人,但是当他看到灵超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舞台的中间,紧咬着嘴唇,皱着眉忍住眼泪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流泪可以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四个月,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非要让他说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时候注意到那个很爱吃糖,私底下又很活泼的弟弟。也许是那次颜值评选的时候,扭头就看到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半遮着脸,往一旁的木子洋那边缩了缩。
  那种神秘的吸引力让他忍不住开始关注对方。

 
  小半。每个人都在为周锐精致的妆容赞叹不已,却唯独他看着舞台上的灵超出了神,记下了他每一个动作,高音时微微颤抖的指尖,宽大衣袖中探出的过分纤细的手指,这样想必是拢在怀里也大概没有什么分量吧。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回过神来,灵超已经回了后台,坐在了他身边。

  他的瞳孔是很浅淡的棕色,像琥珀,眼角微微泛红,笑起来带起浅浅的弧度。素白的衣服衬的本人更加瘦削,肩胛骨突兀的外凸,手腕上收紧的手链反射出一点点细碎的光芒,像他眼里的星星一样。
  “坤坤哥?”灵超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蔡徐坤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这个笑容,一时间背后同伴们打闹的声音,屏幕里传来的声音,一下子都变得很远,只看见那个漂亮的孩子突然离他很近。
   他敛起自己多余的感情,回以微笑:“没事。”
   但他还是偷偷的向灵超靠的近了些。

  练习到半夜刚结束,蔡徐坤疲惫的回到寝室,室友咋咋呼呼地问有没有人陪他去便利店,结果没有得到回应。“早知道我刚才和灵超一起去了,大半夜的大家怎么都不动一动……”“……我陪你去吧。”听到那个名字他本来快要陷入混沌的意识一下子被拉回到清醒的边界线,却还要强压着冷静应对。
  结果他没能看到想见的人。回去的路上他什么也没讲,反倒是弄得室友有一点点尴尬,看到前面有熟识的人马上就溜掉了。

  他顿下脚步,抬头看着漆黑的夜幕,没有星星。他知道自己在害怕,不敢踏过那道分界线,他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直视过灵超的眼睛,应该说是不敢。其他人都说灵超的眼睛里有星星,可就是那么微小的一点点光芒,都可能击碎他最后的防护,把那些也许永远都说不出来的话统统倒出来。
  脖子有些发酸,三月份的空气还有很有寒度的,蔡徐坤把冻僵的手放回口袋,暂时不再去想那些烦心事,准备回宿舍去。

  然后他听到了灵超的声音。

  灵超和尤长靖在后面一边打打闹闹,一边向他这边走过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做下了一个荒唐的决定,如果到寝室之前灵超追上来喊他,他就会把自己心底所有的牌如数摊出,不求结果。

  他开始走,身后的声音时远时近,宿舍楼近在眼前,他走的却像一条无尽的隧道,脚步一点一点放慢,身后的声音却越来越远,就好像有什么从他的指缝里溜走了。

  再长的路也有走尽的时候。蔡徐坤在宿舍楼门口转头,身后什么也没有,寒风吹的他有点眼睛发涩,他伸手整了整衣领,快步走了进去。

  有些话,还是不说的好。

  不再去想这些事情让时间流逝的很快,三十五进二十的比赛也结束了,送走了最后一批伙伴之后,宿舍迎来了最后一次调整。

  蔡徐坤站在新宿舍门口,看着那个站在房间中央整理衣物的人,阳光从没拉好的窗帘缝隙中洒在他身上,刚剪的短发像是吸饱了阳光的温度,看着暖融融的。可能是听见了什么响动,对方转过头来,见是他又软软的笑了起来,眼角带起浅浅的弧度,向蔡徐坤摊开一只手,上面是一颗糖,“哥哥,吃糖吗?”就像他们初见的样子。

  蔡徐坤答应过自己,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即使是和灵超在同一个寝室,他也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超出普通朋友的感情,两个人就像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室友。

  直到那天。蔡徐坤站在门口,寝室里是隐隐约约的啜泣声,他又一次站在了分界线的边缘。
   他还是准备离开。在他抬起脚的时候,一声带着哭腔的询问打断了他:“坤坤哥?”

  全盘崩塌。

  他只记得自己抱着灵超,一遍又一遍地说不要哭,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还说,弟弟我们一定要一起出道,一定。
  一定。

  当蔡徐坤略过众人走上第一名的出道位时,他一直在忍,当pd宣布了最后的出道选手时,他看见了灵超躲在舞台的角落,咬着嘴唇流泪,他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不受一点控制,手里一直在口袋里攥着灵超最后给他的那颗糖。他很后悔,如果自己当初别那么犟,把该说的都说出来,是不是遗憾就会少一点?

  但是啊,他们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还没有开始就永远的被删除了。

  蔡徐坤最后隔着人群看了灵超一眼,被几个哥哥团团围住的他只看的见一个背影。

  【终于他身影消失在人海尽头。】

END

很匆忙的结束,以前都是写二次cp,三次cp还是第一次尝试,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拉口罩
cp很冷,希望仅有的喜欢这对cp的几位,千万不要放弃。
希望他们以后还能再见。

一百天倒计时!!
各位保重【抱拳
我三个月之后会回来做高产狗的!!
有事QQ见!!

高考加油!!

我真的想去广州😭😭😭

【all金】同居三十题(03)

★为了练习日常,很作死的写了同居三十题……
★ooc注意!!cp避雷注意!!
★这次带来的是第六题和第七题!cp是丹金和卡金!
★感谢继续看下去的各位!
★本来想修改一下重发结果发现没时间😭😭😭

【丹金】大扫除

  “金,我们是不是该……大扫除了?”丹尼尔合上手里的书,环顾了一下略显凌乱的屋内。等了半天没有回应,丹尼尔索性把坐在地毯上打游戏的金环着腰抱了起来。
  “等等!!”金挣扎了一下,结果屏幕上直接出现了game over 的字样。金有点沮丧的耷拉下脑袋,丹尼尔把头靠在他颈窝间,略长的细碎银发弄得金有些痒。

  “金……你真的不觉得该大扫除了吗?”丹尼尔并不认为金能乖乖答应干活。“下次……等我下次放假嘛……”金顺手摘下了对方鼻梁上架着的眼镜,转身把他压在沙发靠背上,“下次我一定会打扫的!!”

  丹尼尔很无奈的笑笑,“那如果你这次就做的话……我就去给你买你上次没买到的限量甜品……怎么样?”金软软的头发手感真的太好了,他没忍住又揉了两下。
  “好!!”

  丹尼尔突然有点担心单脚站在椅子上的金,“金……够不着还是我来吧?”金的声音通过口罩有点闷闷地传过来,“我自己能……够到的!!”

  不知道多久以后……

  正在收拾储物柜的丹尼尔感觉自己的衣袖被扯了两下,回头就看到金很不好意思地低着头:“丹尼尔……你能不能抱我上去……”他强忍住想笑的冲动揉了揉对方的头,“当然啦,走吧。”

  金感觉自己的腰部被轻松的托举起来,对方的气息环绕住自己整个身体,羞耻心让他瞬间就红了耳朵,赶紧老老实实擦起柜子顶来。

  好不容易擦完被放下来,金根本就不敢看对方:“嗯……谢谢……唔!!”
   男人熟悉的气息侵占着他的口腔,持续了很长时间,快要缺氧的金被松开了,却又被抵在书柜门上,男人低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那么……我是否能取得我应得的谢礼呢?”

  【卡金】浏览过去的照片

  金有一本相册,挺厚的,而且是从来都不给别人看的那种。

  “金……金?”卡米尔叫了对方几句却没得到应的的回应,扭头却看到金坐在窗边手里拿了本相册看的入神。

   他放轻脚步,趁着金毫无防备一下抽走了对方手里的相册。“卡米尔!!快还给我!!别看!!”

  卡米尔并没有理会自家恋人的挣扎,利用几厘米的身高差轻松压制了对方的挣扎,然后随手翻开了相册。

  里面是他的照片。

  随手翻开的那页是上次生日的时候,狼狈不堪的自己被按了满脸的奶油。在后面是一张自己下午在院子里看书睡着的照片,书本堪堪遮住了下半张脸。

  “所以……”他屈起食指叩了叩桌面,“你每天就是在看我的照片?”

  金闭着眼睛根本就不敢去看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半天得不到回应的金悄悄有点心慌,把眼睛睁开了一道缝,看到的却是对方放大的脸,“唔!!!”

  片刻之后,他听见一句低语,

  “别看照片,看我。”

TBC
溜了溜了

【all叶】lemon(02)

lemon(02)
★初次尝试all叶,是给非太太的生贺!!
★很久没看全职人物ooc注意!!
★走原著风,第二章是喻队专场
★因为某些原因,感情进展会很快😂😂
★短小注意!!

  喻文州向来不是个会欺骗自己的人。

  叶修挣脱了对方的手,喻文州并没有回头,背对着他停下了脚步。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我就先走了,还有人在等我。”

  喻文州没有回答。

  就在他掉头离去的时候,对方叫住了他,“前辈……明天有空吗?……有些事情要跟你讲。”叶修皱了皱眉,“不能现在讲吗?”“现在讲恐怕不太适合,”喻文州笑了笑,总算是转了过来,“难得来趟b市,前辈不尽尽地主之谊吗?”

  叶修心里虽然觉得不妙,却没法回绝,他侧开脸,躲开了对方直接的视线,“行,明天,就明天,没什么大事文州你可要请我吃饭啊。”“那时间和地点我晚上给前辈发消息。”

【要是这是一场梦的话该多好】

  冬天的b市如果忽略空气质量,其实还是很不错的,空气里是雪特有的干冷的味道,树上的银白在暖橙的阳光照耀下,折射出细碎的莹光,冰棱从黑皱的树皮上垂下。
  这个点公园里没什么人,只有两人留下的两串脚印,以及鞋底和雪地摩擦的窸窣声张,谁都没有撑伞。

  叶修停住了脚步。还没等他开口,对方先转了过来,过近的距离让他悄悄的后退了一步。喻文州勉强的牵起了嘴角:“前辈……相信你也发现了吧,我可能……”

  “文州你别说了。不值得。”

  “前辈我……”“别说了!”叶修难得这么失态,“文州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叶修闭了闭眼,“只要你不说出来。”
  喻文州低着头,沉默了很久,“我等的够久了,前辈,”他抬起头,看着面前这张自己熟悉到每一个颤抖都记在心中的脸,他很清楚说出来会是什么后果,但他从来不是个会欺骗自己的人。他其实也不想这样,但战术大师所有的招式都唯独对对面这个人无效,这是最后的办法了,“我可能……比我想象中还要喜欢你。”

  纷扬落下的雪给空气增添了寒冷的气息,两人面对着却什么都讲不出。

  喻文州身体微微前倾,想要拽住叶修的胳膊,却被躲开。

  他想过很多种情况,却没想到这样,叶修转过身,什么也没讲,径直离开。
  他加快步伐追上对方,却一次次的被甩开手,“前辈,前辈!”
  被甩开。

  “前辈你先停下。”

  被甩开。

  喻文州终于还是停了下来,他想留住对方,但他只能看着叶修离他越来越远,“叶修!!”

  没有回应。

【那一天经历的悲伤也好】

  他慢慢的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雪沾湿了他的头发,

【那一天遭受的苦痛也好】

雪下的越来越大,喻文州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手机里的消息,没有回应。

【我却深爱着一切因为我和你在一起】

  没有回应。

TBC
我好菜呜呜呜呜

【all叶】lemon(01)

★初次尝试all叶,是给非太太的生贺!! @大饼批发
★很久没看全职人物ooc注意!!
★走原著风,第一章只有老王出没

 

  临近年关,叶修一边估摸着战队这边也没什么要自己操心的事了,一边敌不过家里的夺命连环call,还是打包了行李让叶秋帮自己定了机票,准备回趟b市。

  “老板,我回去这事别跟那帮小子说啊,好不容易回去过个年,别再让他们给搅和了。”

  “行了行了,”陈果有点嫌弃的摆了摆手,“你再不走就别想走了,其他人我会帮你瞒着的。”

  三天后。

  其实自己早该想到的,叶修甩干净手上的水,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又从口袋里摸了支烟出来,叼着,点上。
  烟草的味道让他稍微放松了点。
  只是没想到相亲都能相到粉丝,等会怎么拒绝别人还是桩难事。

  厕所里突然响起的人声吓了他一跳。“叶修?”

  他把烟随手掐灭,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门口,
  王杰希。

  千算万算他怎么忘了那伙人里面还有个土生土长的b市人!
  但是表面上的镇定还是要有的:“哟,老王过年出来消遣啊?”
  王杰希大概是皱了皱眉:“你又抽烟?”听到对方的重点并不在自己为什么在b市上,叶修悄悄放松了点,“都抽多少年了,戒不了。”
  他又摸出一根烟,打算抽完这根就回去,却被捏住了手腕,王杰希靠的过分的近的脸让他感到十分不妙,昏黄的灯光硬是拉出了几分暧昧的感觉来。

  叶修隐隐感觉头痛,不着痕迹的抽出手来顺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得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就在门离自己不过两步的距离时,王杰希出声叫住了他:“家在b市吗?前·辈?”

  叶修叹了口气,想随便敷衍过去,手机突然的震动却打破了两人尴尬的气氛,来电显示却是他最近不想见到的人排行榜上大名鼎鼎的,

   喻文州。

   他把电话挂了,大爆手速发了条短信去,接着对付面前的某人:“b市朋友有点事,我来这住两天,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完内心慌张但还是镇定地走了出去,出了门就一身冷汗地朝着右边拐去,却险些撞上别人。

  “前辈,好巧?”

  叶修真心觉得这是他过过的最倒霉的一个年。

  明明应该在g市的人,现在满脸笑意的站在他面前。“文州啊,好巧,来b市旅游?”叶修一边盘算怎么躲过外边这位,一边祈祷里边那位一时半会别出来,却没发现喻文州比刚才靠近了很多。

  “前辈……又抽烟了?”喻文州不着痕迹的握住了叶修的手腕,将脸靠近对方的颈侧。

  然而这时叶修身后响起了开门声。

  喻文州看着对者并不是很惊讶:“王队也来b市旅游?”
  王杰希微微颔首,视线却是转到了叶修被拽着的左手:“我住b市,倒是喻队,来b市过年?”喻文州抬头跟他对视,虽然是笑着的,眼里却分明没有笑意,“和少天来有点事,王队,我和前辈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拽着叶修就脱离了王杰希的视线。

  然而,这才是危机的开始。

TBC
好久没产粮了……

【all金】同居三十题(02)

★为了练习日常,很作死的写了同居三十题……
★ooc注意!!
★这次带来的是第四题和第一题!cp是安金和嘉金!
★感谢继续看下去的各位!

【安金】起床气

  天气转凉,雨水打散了空气中躁动的气氛,但是潮湿的气味也并不是适合每一个躁动不安的人。

  “阿——嚏!”因为窗户没有关严而越来越浓重的水汽味道让金的鼻子一下子放松警惕没能刹住车。后知后觉的金,一个劲的捂着嘴,眼神写满紧张,不断的偷瞄房间中央的床铺——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床铺上不省人事的某人。

  昏迷中的青年裸着上身,肌肉线条清晰流畅却又不夸张的腹部被人仔细的缠上了好几层不薄的纱布,却还是隐隐约约透出一点暗红的痕迹,绝不是什么小伤。伤痛显然又给他带来了高烧的折磨,脸颊上是病态的潮红,嘴唇却又因为失血而变得惨白。

  金思索再三,看着昏迷中仍然紧锁着眉头的对方,还是轻声走了过去。人是自己拖回来的,总不能就这么干撂着,还是先看看烧退了没……

  他俯低身子,微凉的手掌触到对方滚烫的额头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果然还是先去……突然一股强劲的力道阻止了他的离开。

  安迷修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平日里好看的翠色眸子里布着血丝,温和有礼的表情也完全不见了踪迹,只有紧锁的眉头和微带些阴霾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安迷修】的翻面。

  他慢慢摩挲着金的手腕,以一种无法拒绝的力道,金挣扎着想要抽出手腕,换来的也只是一道又一道的红痕。安迷修的心情看起来更不好了,索性直接用力一拽,把对方整个人带倒在柔软的床铺里,接着就扣住了对方的脖颈。

  金狠狠地撞上安迷修的额头,抱着也许对方能够清醒一点的幼稚想法:“安迷修!!你你清醒一点!!你睁眼看看我是谁!!”
  是的,对方的动作的确是停下了。

  安迷修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倒在了金的身边,他死死地抱着对方,他说,

  金,别走。

【嘉金】相拥而眠

  当嘉德罗斯开始打他的第七个哈欠时,金还是忍不住劝他去睡觉了。果然还是小孩子,他这么想,当然给他十倍的胆子他也不敢讲出来,只能暗搓搓的在心里吐槽一下。

  “嘉德罗斯……你先去睡吧,我大概还有半个小时,你要是撑不住了就先去……”“谁撑不住了!”嘉德罗斯不耐烦地吼了一句。完了,这位大爷最听不得别人这样讲了。金不敢再说话,生怕这小霸王大半夜的再把家给拆了,自己还是赶紧完事睡觉去吧……

  然而当他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屏幕上时,一只肉乎乎的手按到了键盘上,然后他看见他正操纵着的人物一个箭步蹿进了水里(遇水即融?)

  很好,他还没存档。:)
  ……
  好个屁!“嘉德罗斯!!你干什么!!”金难得的发火了,这下连嘉德罗斯都难得的有点慌,“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会这样啊!!”或许是觉得这么做不符合自己高大上的人设,他又拔高了音量,“还不是因为你不睡觉!”

  “行!你还有理了!”金唰地就站起来,顺带推了对方一把,“你今天!自己睡吧!”然后抬脚就往外走。

  只不过走出去三步都不到就被按在了床上。吊车尾和大赛第一的差距就这样残酷的显了出来。

  无力反抗让金稍稍有些恼火:“嘉德罗斯!你给我松手!!你——唔!!!”嘉德罗斯熟练的撬开对方的齿关,对他进行更深的压迫。金被搅的有些神志不清,被动的感受着胸腔里越来越少的空气。

  嘉德罗斯直起腰来冷冷的看着金,唇上还残留着一丝血痕,他紧盯着狼狈不堪的对方:“说啊?你还想去哪?嗯?”他的眼神又转到对方纤细的脖颈上,以一种看似温柔却又令人紧张的力度摩挲着,“还是说……你想要一条锁链吗?”

  他伸手环住对方的腰,阻挡住他全部的视线,最后不满地轻哼一下:“现在,睡觉。”

  【另外,你哪都别想去。】

END

结果一点都不日常……

【安金】closer(01)

★偶像pa!
★ooc注意!
★最近讲到偶像总是想起某位周先生,可能会有既视感注意
★因为上面一条所以剧情可能有恋与相似感
★可能有点狗血……
★短小注意!!题目是临时想的!后期可能会修改!!

 

  灯光暗下,音乐似乎是末尾来临,台底下打call的粉丝也平息了下来。

  台上的主角逆着光,向舞台的末尾走去,灯光也很是识趣的停在那只靴子的不远处。靴子上的饰链与皮革发出了轻微的碰撞声,他背对着舞台轻轻挥了挥手,隐入黑暗。

  像是告别。

  鼓点炸响,前奏以他猛然回身跃起的动作毫无征兆的响起,像是暖锋过境后的猛然增温,欢呼与尖叫也瞬间炸裂!全场的气氛无疑被带向高潮,无人挣扎。

  台中的焦点抬头微微阖上了眼,胸膛随着轻微的喘息一起一伏,暖色的发丝被汗水打湿,汗滴从颈侧滑落,落到形状优美的锁骨上,青年人介于青涩和成熟的身体被完美的勾勒出来,外套微微滑落,露出瘦削的肩膀,他张开双臂像是在环抱全场,所有人都在叫他的名字,

  安迷修。

  杯子轻轻撞击桌面的声音结束了这场演唱会,金神色略有些遗憾的退出视频。“怎么,还没看够?”来人把手里端着的另一杯咖啡向前递了递,一边嘬着手里这杯,含混不清的问。金活动活动已经变得僵硬的脖子,满意的听到骨骼发出的咔啦声,伸手接过了对方的好意。

  “太亏了!!要是我那天把事情推掉就好了……这场没去实在是太亏了……”他懊恼的揉了揉头发,“要是……”“行了行了,帮我去楼下买点吃的,我可没你那么命好,晚上又要加班。”“你这不是正闲着吗……”虽然嘴上抱怨,但是金还是认命的下楼去跑这一趟。

  外面风很大,金匆匆跑下来,身上只穿了件薄卫衣,在冻死和冲出去之间,理智在两秒内正确的选择了后者,毕竟自己可不是那种为了风度不要温度的人,

  反正又没有安迷修看着他。

  身体才接触到冷风两秒,拐角处的强大阻力把他撞倒在地,还好,东西没掉。

  谁啊!!金眯着眼顺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向上看去——

  长相温润的青年笑的眯起了眼,棕发和阳光融合像冬日的暖流,口罩挡住了他大半张脸,但是遮不住他好看的眉眼和湖绿色的眸子,金转而看向对方的耳垂——一枚小小的金色箭头。

  天啊,这恐怕是天底下最糟糕的相遇了吧,这大概是金当时的唯一想法。

TBC

写了之后才发现可能是个长篇……非太太的脑洞 @大饼批发 下周看情况更新吧……半夜爆肝,溜了溜了
 

为什么手机上超链接做不了了???